深圳热线财经

能源巨头遭抛弃 曾拥2.8万亿市值统治美股!如今却被道指剔除 时代真的变

2020-08-31 10:17:43 来源:

能源股已成为美股最近十年最大的输家,但进一步的压制还在持续。

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8月24日表示,将对道琼斯指数进行一次重大调整,剔除三家新公司,同时加入三家新公司,首当其冲的是便是能源股,Salesforce将取代埃克森美孚,创新药龙头Amgen将取代辉瑞,自动化与航空材料龙头霍尼韦尔公司将取代军工股雷神公司。此次调整将于8月31日美股开盘前生效。

由于道琼斯指数的价格加权指数,因此新加入的公司每股股价都显著高于被剔除公司的每股股价,道琼斯指数由于其特殊的指数编制方法,对高价股持欢迎态度。

道琼斯指数为何调出三家巨头?

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8月24日表示,将对道琼斯指数进行一次重大调整:

剔除三家新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辉瑞、雷神公司;

加入三家新公司,分别是:Salesforce、创新药龙头Amgen、自动化与航空材料龙头霍尼韦尔公司。

此次调整将于8月31日美股开盘前生效。

道琼斯指数此次调整系七年来最大的调整,是因为苹果公司的一个举动。由于苹果公司的股价实在太高,每股价格太大,苹果公司在前端时间决定进行1:4的拆股,这将大大降低该基准指数对IT行业的敞口。而上一次苹果公司拆股还是在2014年,当时股价已经高达600美元,苹果公司希望价格变“小”,以吸引更多的资金关注。

拆股在A股十分常见,通常在中国被称为高送转,但在美股市场拆股是个非常罕见的事情,许多巨头公司乐见数百美元甚至上千美元的股价,但为了吸引更多投资者资金的注意,苹果公司决定进行此次拆股。

价格加权指数厌恶低价股

苹果公司拆股为何会影响到道琼斯公司,并导致埃克森美孚被另一家科技股取代?

这就涉及到美股市场的指数编制方法。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美股市场存在多个指数类型,包括价格加权指数(道琼斯指数),市值加权指数(标普500指数)、等权重指数以及基本面加权指数等。

拆股(高送转)本是个数字游戏,市值大致不变的情况下,每股股价发生了变化。当然,拆股对市值加权这类的指数影响不大,但价格加权的道琼斯指数,是与股票的价格密切相关,因此1:4的拆股将导致本是道琼斯指数第一大权重的苹果公司,在指数中的地位大幅削弱。

与此相关的是,为了提振指数,道琼斯决定用Salesforce取代埃克森美孚,创新药龙头Amgen将取代辉瑞,自动化与航空材料龙头霍尼韦尔公司取代军工股雷神公司。

上述取代全部是高价股对低价股的取代,因为价格加权指数中,指数成员的股价非常重要。

截至8月25日,新调入的Salesforce公司每股价格约为216美元,被取代的埃克森美孚每股价格约为41美元;新调入的Amgen公司每股价格约为248美元,被取代的辉瑞每股价格约为38美元;新调入的霍尼韦尔公司每股价格约为164美元,被取代的雷神技术公司每股价格约为61美元。

道琼斯公司一直使用这类策略调整指数,比如在2018年6月,道琼斯指数委员会宣布,将通用电气(GE)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以美国连锁药店沃尔格林博兹(Walgreens Boots)代替。在2018年6月20日,通用电气的收盘价为每股13美元。代替通用电气的沃尔格林博兹的收盘价为每股68美元。因此,新加入道琼斯指数的沃尔格林博兹对指数的影响力,就明显高于通用电气。

针对此次苹果拆股和指数调整,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高级指数分析师Howard Silverblatt表示,苹果此次拆股将使道琼斯指数中的科技股(权重)从27.6%降至20.3%,这是一个显著的下降,通过加入Salesforce,道指的科技股权重将回升至23.1%。

能源股太令投资者失望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为保证科技股在指数中的权重水平,牺牲埃克森美孚公司意味着能源股已经越来越多的被投资者所抛弃。

但在美国工业化的早期,能源股在美股市场的地位却不一般,自1928年被加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埃克森美孚公司一直在指数中占据主要地位,也一度成为美国股票市值最大的公司(当时市值约40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8万亿),但随着科技力量的逐步崛起,可再生能源的大规模运用、环保主义者的压力以及气候变化议题对美国社会的洗脑,能源股不再是“政治正确”的投资标的。

埃克森美孚公司因此在2012年被苹果公司超越,最终也退出了美股前十大股票行列。截至8月25日收盘,埃克森美孚市值仅剩下1728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取代埃克森美孚公司进入道琼斯指数的Salesforce,它与SAP、Oracle并列为全球三大软件公司,Salesforce截至8月25日收盘市值为1946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为1.34万亿市值,它在中国A股的对标公司是用友网络,后者的市值截止8月25日约为1339亿人民币。

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将能源巨头剔除,增加了科技巨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能源股表现的太差了。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能源股不仅在今年表现极为惨淡,即便在2019年也非常令人失望,标普500指数的能源板块包括股息在内的总回报率在2019年仅为6%,已经成为美股最弱的板块。

Refinitiv的数据显示,过去10年里,能源板块的涨幅只有区区34%,已成为标普500指数11个行业中表现最差的板块,而作为牛市宠儿的科技板块同期已经飙升了四五倍。

行业主题基金之间在科技与能源之间也有巨大差别,截止目前,美股科技精选行业SPDR基金(XLK),在过去十年其涨幅超过了300%。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包含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在内(总占比43.51%)的能源精选行业SPDR基金(XLE)过去十年上涨了不足10%。

由于能源股越来越多的被视为“烟草酒精”一类的公司,在ESG基金(社会责任基金)越来越流行的背景下,能源股成为许多基金经理不得不回避的对象。

根据此前的媒体报道,美股市场的许多养老基金、捐赠基金和其他机构逐步从化石燃料类的股票中撤资,甚至包括能源立国的挪威,该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也逐步降低对能源类股票的投资。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内容随你看。

推荐 51245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