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女频 > 正文

周婉言童谣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阅读

2020-10-17 13:58:00来源:

《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小说讲述周婉言童谣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周婉言童谣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童谣看了看笃定要结婚的童欣,又看看32年来空窗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的周婉言,突然觉得早上还像性懵懂时期的小女生一样做春梦的自己很是窝囊。叹了一口气,“打扰了,今早居然还做了春梦的独孤老人退出群聊。

《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精选内容:

当年童谣和童欣还在翻着星座书猜测怎么攻略喜欢的男生,争执哪个星座男最浪漫的时候,周婉言就翻着白眼石破天惊地说,为什么不直接和每个星座的男生都交往看看。

后来还有了,她在大三时,带着全寝室女生看片,结果被人打小报告,辅导员训她说不自爱伤风化。

她反问,“为什么男生就可以初中大方看片,对着A老师B老师自己动手解决。女生都20岁了还得在面对自己欲望的时候躲躲藏藏?”

显然,包含在名字里父母对她的美好期许压根没影。

童谣看了看笃定要结婚的童欣,又看看32年来空窗期最长不超过一个月的周婉言,突然觉得早上还像性懵懂时期的小女生一样做春梦的自己很是窝囊。

叹了一口气,“打扰了,今早居然还做了春梦的独孤老人退出群聊。”

“哈哈,姐,谁让你突然跑去非洲做什么医疗援助,一去就4年都没能恋爱。空窗太久!”

童欣说完突然惊道,“啊!难道马格里布洗涤了你的心灵?你这都回来两年了,怎么可能还不恋爱?!”

周婉言身体朝后一缩,“你们两都太可怕了!这位未婚妻,你怕是忘了自己大学毕业才结束母胎单身。”

她一口干完杯里剩下的红酒,“再说,春梦就压根和空窗期没关系。你们还记不记得我在美院读硕士的时候谈了一个三个月才接吻的?”

另两人眼珠一转,一起说道,“啊!那个柏拉图式学长?”

“嗯。每次和他做完,闭上眼就能立马做前男友的春梦。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一定要先验货再确定关系,再不无畏浪费人生。啊••••••我现在想来还脊背发凉。”周婉言说着打了个冷噤。

两人差点一口啤酒喷沙发上,也瑟瑟发抖地跟着打了一个冷噤。

一支红酒见底,周婉言喝了大半。

童谣交代完了春梦的每一个细节,周婉言正说没意思让童欣交代交代昨晚的求婚细节。

门铃突然响了,童欣转头问童谣:“还有谁来?”

“没有啊。杨子昂又不在家,也不会是来找••••••”

她话音还没落。

卧室的门突然被拉开。

“童谣去开门。”

童谣一惊,“你大爷!吓我一跳。”

杨子昂正穿着过于宽松的家居服,袖子微微卷起,整个人靠在门框上。

童谣看着他心想不是说要在外地拍摄到下月底吗?

边走向门口边问,“什么时候回来的?”

童欣也晃晃手说,“子昂哥你太过分吧。在家也不跟我们打招呼。”

“你们几个在我家占我的地盘喝我的酒都不跟我打招呼。我待自个家还要跟你们打招呼,什么道理?”杨子昂说着也走了出来,拐进了厨房。

“哇,我家姐姐们居然都在。”来的人是江逸。

其实三人里也就只有童欣勉强衬得上“我家的姐姐”这个称呼。

江逸曾经是童欣异父异母的弟弟。

之所以说“曾经”,是因为他是童欣第一任后爸的儿子。现在她的后爸已经更新到第三任了。

江逸走进屋盘腿坐在地毯上,窝在沙发的拐角。

童欣问他,“小逸你怎么来了?今儿没课?”

“嗯,没课。昂哥新剧里有个游戏主播的角色,让我客串一下。”

他对着三人抛了个wink,没皮没脸地,“我这不是恰好爱豆外貌又本色出演吗。”

江逸还在念大四,高中的时候开始做游戏直播,也不知道是因为技术还是脸蛋,粉丝倒是不少。

杨子昂端了杯咖啡走出来,走到童谣身后的时候,猛地捏住她的后颈,轻松一扭。

“咔”,脖子应声复原。

又说,“刚回”。

童谣左右摆着终于恢复的脖子,刚回?想起在便利店时挂了杨子昂的电话,所以那时候回来的?转念又想到新播的剧,给了他一眼刀。

杨子昂扔了一叠剧本给江逸,也在沙发上坐下,“拿回去先看看。”

又看着空酒罐问,“你们仨成群结队地待了三十年了,不腻味?”

童欣指了指旁边,“这俩30年了,我可没有,我才27。”

周婉言打掉童欣的手,“现在腻了,特别腻。”

“姐姐们今儿又在聊什么?”江逸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在一旁问道。

“在聊春梦”,周婉言笑,“哦,还有你姐昨儿被求婚。”

江逸看了一眼童欣,又别过视线,看着童谣坏笑,“哈哈,什么春梦?”

真是吃炒面偏遇大风天。

“前男友的春梦。”

童谣说完,不安地假装喝酒,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的杨子昂。

他刚才,没听到吧?

江逸根本不看眼色,嬉皮笑脸地开她玩笑,“童谣姐梦到昂哥啦?”

咳••••••咳,她差点被啤酒呛到。

“前男友是泛指!以前的男朋友。”

周婉言的手机突然响了,童谣暗舒一口气,赶紧结束这个话题吧。

她挂完电话就说要走。童欣问她干嘛去,她站起来昂着脑袋,摆出革命战士的表情,“做好革命的准备工作!”

整屋人就都知道了,她又要去参加她爸公司的活动。

爹妈早八百年离婚了,爹又再娶了,虽然跟着妈妈过,但是放着她爸怀里的人民币,怎么能不去多露露脸。

童谣点点头,“送壮士!”

童欣也站起来,“你开车来的吧?我和你一起走。顺道捎我回去。”

“那我给姐姐们开车,我没喝酒。省得代驾了。”江逸拎着剧本,跟着站起来。

三人便一起走了。

童谣瞄了一眼杨子昂,准备开溜上楼。

刚迈一步,就被拉住衣服后领,“去哪?”

从后脑勺顶上方传来的声音,似乎带着些兴师问罪的意味。

他不会真的都听到了吧?

啊•••为什么这世界没有遁地术?

这样想着,她故作镇定地,“我回我家!”

杨子昂突然把她整个人转过来,因为做了少女式春梦后太丢人的心虚和羞耻,她不敢抬头看他。

“这一客厅的外卖盒和酒罐子给我收拾了。”

结果杨子昂只是这样说了一句。

童谣下楼扔完垃圾,回到家看见杨子昂正在自家浴室外摆弄什么,从玄关脱了鞋就径直走过去。

“干嘛呢?”

看更多精彩章节,公众号搜索【项羽云书】回复书名即可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