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女频 > 正文

谭月江筱言小说阅读

2020-10-17 13:47:00来源:

谭月江筱言小说《青春的中年忧伤》,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谭月江筱言小说阅读。谭月江筱言主要讲述了:江筱言苦恼地想,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放刀郎的歌呢?这首情歌,把她和简小宁之间那些过去的往事和感情都清晰无比地展现在他们两个人面前。而现在,他们并不适合去追忆那些随风散了的过去。

《青春的中年忧伤》精选内容:

“青葱岁月”咖啡馆里,简小宁正和江筱言坐在咖啡馆里聊着天,听着咖啡馆里轻缓的音乐,喝着咖啡。

简小宁看着江筱言那张洋溢着笑意的脸,这张脸依然那么年轻,那么富有魅力,他从这张脸上可以窥到她的幸福。他的心里一阵安慰,又一阵难受。

江筱言见简小宁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就又重复了一遍:“你快说啊,这是不是说明,我还不够成熟?干嘛这么看着我?我的不成熟都挂在脸上吗?”

简小宁笑了,他说:“你不是说我的眼神里有忧郁一类的东西吗?我在找,在你脸上和眼睛里找,是不是有同样的忧郁或者忧伤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江筱言问。

简小宁摇摇头,又笑着说:“我很高兴的是,我没有找到那种忧郁,那只会说明一个人经历的太多,也太苦。我不想看到忧郁的东西困扰着你,我希望你快乐。所以,我不希望你过于成熟。”

江筱言故意撇了撇嘴,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真的很幼稚,不成熟喽?”

“不,”简小宁解释道,“不是说你幼稚,也不是说你不成熟。而是说你只是在自然的成熟,而不是被生活逼着去刻意成熟。”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你说我成熟,我的这种忧郁的成熟是生活送给我的印记,这种成熟不想要都摆脱不掉。”

然后他就猛喝几口咖啡,似乎他手中端的是酒,而不是咖啡。

“你需要……喝点酒吗?”江筱言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不知道简小宁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但是她看到了他的孤独、无助,还有无奈。简小宁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无忧无虑,意气风发的少年了。

简小宁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又摇头,“不,我不喝酒。”他放下咖啡杯,看着她,郑重加了一句:“筱言,我摆脱不掉这种所谓的成熟,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成熟,你就按着你的生活节奏自然往前走就好,不要让自己成熟。因为苦难才会让一个人成熟。”

简小宁的这些话,残酷的让江筱言心里很难受,她不知道这个男人经历了什么,但是她感觉得出来,他过的并不好。

一阵沉默。

咖啡馆里刀郎沧桑而凄凉的歌声飘荡在每个角落。那首凄美的《西海情歌》如泣如诉地在讲述着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江筱言苦恼地想,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放刀郎的歌呢?这首情歌,把她和简小宁之间那些过去的往事和感情都清晰无比地展现在他们两个人面前。而现在,他们并不适合去追忆那些随风散了的过去。

歌曲终于停了,在忧伤遗憾的旋律中停了。简小宁说话了:“刀郎的歌还是那么沧桑,我还是很喜欢他歌,你现在还喜欢周杰伦吗?”

江筱言笑了:“周杰伦的歌陪我走过的是嘻哈的青春岁月,过了那个年龄段,他的歌就不适合我了。刀郎的歌也不适合我,太悲凉。我现在不挑人,只挑歌,只要是好听的歌,不管是谁唱的,我都喜欢。”

“你成熟了。”简小宁说了一句,说完,两个人都笑了。刚才的那种沉默气氛在笑声里渐渐散开。

“小宁,你这次来金城能呆几天?”江筱言把话题从歌曲上转移过来。她想,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她可以带他参观参观金城及金城周边的风景。

“我们公司准备在金城开个分公司,前期也做了一些市场调研工作,我这次来是做最后一次协商和敲定。其实我在金城已经呆了快两周了,后天就得回去。昨天闲下来了,就给你发消息了,我知道你在金城。”简小宁平静地阐述着他来金城的目的和任务。

“什么?”江筱言提高了声音说:“简小宁,你太不够意思了吧?你说你在金城呆了快两周了,到要回的时候才通知我,你说你什么意思啊?”

简小宁并没有急着回答,他反问:“筱言,你为什么不问我怎么知道你在金城,怎么有你的联系方式?”

江筱言的眼睛瞪着简小宁,故意说:“那你还磨蹭什么?还不快如实交代?”

“筱言,你这个火爆脾气啊……还是没有变。”简小宁笑着,尽量放缓了语气说,“别生气嘛,听我解释嘛。我确实是忙,忙得不得了。这不一有空闲,我就第一时间联系你了。至于我怎么知道你在金城的,那是因为我一直关注着你啊。”

“别卖关子,我才不相信你一直关注我呢,”江筱言不满地说,“你当时可是删除了我的一切信息和联络方式啊。”

简小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江筱言同学,可是我后来后悔了,所以我换了一个新的QQ号把你加上了,可是我从来没有和你说过话。”

江筱言摇头,她对这个什么新的QQ号码没有任何记忆了。她问:“那微信呢?你有我的微信吗?”

简小宁也摇了摇头,说:“除了你基本上没有什么动态更新的QQ,我没有任何你的联系方式。我也是几个月前从别人那儿得到的你的联络方式。”

“谁?”江筱言问。

“梁冰。”简小宁说出了一个他和江筱言都无比熟悉的名字。

“梁冰?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联系了,她怎么会有我的联系方式呢?”江筱言喃喃自语。毕业后的前两年,她和梁冰还有其他同学都还联系着,可后来就都慢慢失去联系了,她确实想不起来她和梁冰再有什么交往了。

简小宁摇摇头,笑了笑,说:“这……我就不知道了。”

江筱言又说:“你和梁冰一直联系着?你们……你们当时不是……不是分开了吗?”

“我们……”简小宁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嘴巴突然有些不听使唤的结巴了。他和梁冰,就像他和江筱言一样,本就是两个平行世界里的人,现在依然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他本来想说,我和梁冰没有缘分,但是他说出口的却是:“我和梁冰大学毕业后也断了联系,也是上次偶然在成都遇到的,短暂的聊了聊。”

“梁冰,她好吗?毕业以后,我们就再没见过,也很多年不联系了。”江筱言的思维还是停留在这位老同学身上。

简小宁叹口气:“主要是我们毕业时间太长了,现在有联系的人不多了,毕竟人人都在忙自己的生活,又不在一个城市,联系当然就淡了。梁冰跟着她丈夫出国了,应该过得不错。”

他停了一下,补充了一句:“好在她没跟我。”

江筱言反驳了。“你说的叫什么话?什么叫好在她没跟你?你别给人家梁冰扣一定不跟你的帽子,是你不要人家,你都不知道她当时有多伤心呢。”

“我和她没有缘分,”他慢慢地说,“就像我和你没有缘分一样。”

缘分是什么呢?就是让两个人相遇并且产生电流,产生爱慕之心。可没有缘分又是什么呢?就是电流激活了一个人的热烈的心,却同时击死了另一个人的心,电流就这样断了,所以一个多情,一个无情。

看更多精彩章节,公众号搜索【项羽云书】回复书名即可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