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女频 > 正文

姜启贤符忆小说阅读

2020-10-17 13:44:00来源:

姜启贤符忆小说《云端的诱惑》,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姜启贤符忆小说阅读。姜启贤符忆主要讲述了:“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总不能因为那一件事就认定我是个无视家庭的人吧?没错,我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可是每日为工作忙碌、奔波,我的生活枯燥的也就只剩下工作了。我现在很渴望有个真正的家,有自己的女人,有自己的孩子。

《云端的诱惑》精选内容:

珠宝行里珠红翠绿,璀璨旖旎,富贵吉祥。

姜启贤手握一枚金色小盒子,里头那颗钻预示的可是一辈子的誓言。

然而,姜启贤注视着他的决定,眼神忧郁,若有所思,可知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选择的人生方向。

毕竟他心知肚明,只有用婚姻才能彻底铐牢那个女人高飞的翅膀,只有许下一辈子的承诺,他才能彻底让她属于他一个人。

只是——,他也迷茫,这是他真正需要的吗?

当姜启贤回到车上时,梦思雅早在等他了。

一眼瞅见梦思雅破了口的长裙,姜启贤皱起眉头困惑的问,“你裙子怎么了?”

“哦,刚才太拥挤,不小心刮了一下。”

“这大热天的,我不是叫你不要穿那么长的裙子了吗?”姜启贤忽来的脾气,只为不光彩的事件。

“我是明星,上街经常会遇见记者、粉丝,我必须注意个人形象。这不仅是我自己的事,还是公司的事。”不满姜启贤的专制,梦思雅反驳着。

即便是关心,但他的语气仍是不重听:“你现在已经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况且有我在,你别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名气。”

“我是你捧出来的没错,但我要敬业,以后的道路还长着,不然只怕红不了多久。”

姜启贤开始有些不满的说:“不要老是把事业挂在嘴边,你毕竟是女人,总要结婚生子的。我们——,我们考虑一下俩人的未来好不好?”他还是稍放下傲慢说。

“未来?”梦思雅却显得很意外,“目前面临的挑战都把握不了,还拿什么考虑未来?”

姜启贤无奈,“拜托小姐,我已经三十好几了,你也不是小姑娘了,难道你就从没考虑过跟我结婚吗?”

梦思雅皱着眉头,认真的说:“启贤,当初你是因为不想结婚才和伊彩华分手的,为什么现在突然冒出结婚的念头呢?”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总不能因为那一件事就认定我是个无视家庭的人吧?没错,我的事业也蒸蒸日上,可是每日为工作忙碌、奔波,我的生活枯燥的也就只剩下工作了。我现在很渴望有个真正的家,有自己的女人,有自己的孩子。”

梦思雅却不以为然,郑重声明,“启贤,我是个模特儿,你是我老板,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结婚对我个人的发展影响有多大?现在我的事业正处高峰期,我不想急流勇退,更不希望因为结婚把事业给毁了你明白吗?”

“有我养你,你照样可以开跑车,住洋房,买名牌衣服,你想花多少钱就有多少钱,为什么你就不能和别的女人一样安分的相夫教子?”

“你不要那么大男子主义了好不好?我为自己的事业奋斗有什么不对?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不都在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女人就只能站在男人背后吗?”梦思雅不快。

“你这人怎么就那么好强呢!”姜启贤发牢骚了。

“是你该明白什么叫人各有志。”梦思雅泄愤着,突然又转口,“明天我要到纽约,和一家广告公司签约。”

姜启贤先是一惊,然后气愤的问:“签约?你跟别的广告公司签约?为什么不跟我商量再做决定?”

“跟你说了你会答应吗?总之,我已经决定了。”

姜启贤懊恼,“可就算你想到国外发展,这和我们结婚也没有冲突啊。”

梦思雅也耍了脾气,“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我的立场替我想想呢?”

“好了…,不说这些,每次提你就跟我吵。思雅,我现在只想问你,到底你愿不愿意嫁给我?还是——,只是找个人巩固事业,顺便业余谈谈恋爱而已?”

梦思雅彻底生气了,“你这话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前面停车,我懒的跟你说。”

姜启贤没办法也只有靠路边把车停下。梦思雅烦恼透了他的自以为是,他竟然猜疑起她的感情,一气之下下车,甩头就走,以落个清净。

姜启贤无奈的目送她身影,很烦恼的掏出口袋里的钻戒,那醒目的亮白一散光更让姜启贤感觉到凄寒,然后他盖上盒子,随手把它丢在一旁。

一所高大气派的独立别墅屹立在行人稀少的富人区内,黄墙红瓦碎石裙,烟囱笔挺,一路青石。

高高的绿化盖过铁艺围墙,阻隔外人的视线。洋气庄严,富贵豪华。

姜启贤的车缓缓驶入。

这家的主人姓伊,仆人虔诚的引见,“太太,姜少爷来了。”

伊太太郑玥亲切的喊着,“哎,启贤,你来了?”

“是啊,阿姨,今天气色看起来不错,是不是阿杰又长进了,哄您开心的?”姜启贤打趣着。

郑玥深深叹气,“嗨,别提了,他小子不气我就算最大长进了,他要能有你的十分之一我都知足。”

“呵呵,阿姨,您这是哪里的话?他毕业不久,并且刚接触公司的事,本来就该是现在的状态,您可别给他太大压力呀。”姜启贤与郑玥之间亲昵的如母子,随意得如朋友一般。

厅内的伊彩华走上前,很特意的往姜启贤身后瞄了一眼说:“今天我们大家聚餐,怎么不见梦思雅?你没带她一起来吗?”

姜启贤伪装的脸毫无破绽,老练得脱口而出,“她今天有事不能来了。”

伊彩华困惑,“早上我给她打过电话,她说跟你一起过来呀。”

姜启贤习惯的圆谎:“来的路上突然有事,所以先回去了。”

伊彩华眼睛一亮,若有思绪,但忙点头敷衍,“哦,那没关系,下次嘛。”

伊彩华的反映只有程裕铭看的透彻,但他只是收藏在心底,毕竟上流社会明争暗斗的关系是这个圈子中自然的走象。

说到程裕铭,他是一位有着能与姜启贤攀比的帅气外表且更要年轻的男子;他是伊彩华的老公,比伊彩华还要小四岁;仿佛年龄上有些错位,但程裕铭可是个很重要的角色。

更年轻的小伙子偏厅内还有一位,那便是刚才姜启贤口中的阿杰——伊太太郑玥的儿子伊廷杰;由于家族关系,他可是自家企业的小老板,其他几位还都是他的下属。

那伊彩华则是伊廷杰的堂姐。

那么姜启贤与这个伊家又是什么关系呢?说起来他们之间可有着莫大渊源。

姜启贤的父母与郑玥的老公伊宽可是至交好友,还是创业伙伴。

十年前他的父母与伊宽三人同时离世,那么郑玥其实已经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了,因此他在这个家族中可有着一定地位。

之前姜启贤和伊彩华有过一段感情,后来分手后,伊彩华就嫁给了程裕铭。

表面上他们分手的原因是因为姜启贤不想结婚,但实际上有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曾一度传闻姜启贤是伊宽的私生子,就连伊太太郑玥都视他如己出。

倘若此传言是真的,那么伊彩华跟他便有着堂兄妹的血缘关系,近亲结婚可是不符合婚姻法的。但事情只是闹了一段时间就不了了知,到了现在他们大家的关系非常良好。

今天姜启贤本是特地携女友是来陪他们聚餐的,因为他们早就当他是自家成员,所以这样的餐事也是常有的。

“启贤哥,今天咱们老规矩,这次我一定要赢你。”偏厅的伊廷杰看到姜启贤后兴奋的喊着,他多少还是带着孩子气。

姜启贤如哥们一样随意,开玩笑着走上前,“行不行啊?最近有没有进步?”

程裕铭苦恼着也说,“他最近可下苦功夫了,天天拉着我当把子。”

伊廷杰尴尬的说:“姐夫,怎么能这么说呢?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经常陪我练球。”

“呵呵,今天口气那么大,原来是有准备的。”姜启贤如兄长般的平和语气说。

“那当然。华姐,我姐夫最近陪我练球真是辛苦了,你可要好好的慰劳他。”伊廷杰不忘向堂姐示好,伊彩华冷面不带好,说,“行了,天天把精力放在球技上,也不知道赶上启贤了没有?”

伊廷杰激动的摩拳擦掌,“那要比比才知道了,反正现在还没到吃饭时间,启贤哥,要不要咱们先来两局?说得我手都痒了。”

姜启贤很爽快的答应,“好啊。”

原来他们说的是台球,这座豪宅的偏厅内设有娱乐室,这三个男人看来是要在球桌上见高下了。

看更多精彩章节,公众号搜索【项羽云书】回复书名即可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