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网络文学 > 女频 > 正文

我身边的帅哥邻居林佑民江雅凡小说

2020-10-17 13:43:00来源:

这里提供小说我身边的帅哥邻居,该小说的男女主是林佑民江雅凡,小说节奏紧凑,内容精彩,林佑民江雅凡小说章节精彩节选:可是,法律是无情的,无论是假离婚还是真离婚,只要是夫妻双方都到场自愿离婚,并且财产和孩子也分割清楚无异议,那么好,白纸黑字,钢戳一盖,板上钉钉!在中国,离婚只需要九块钱的工本费,离婚成本低到不到一个汉堡钱。

《我身边的帅哥邻居》精选内容:

正浇着水,门咿呀一声,闪进来一个胖子。看那露出半截袖的胳膊和婴儿一样肥嘟嘟的手腕,能有这样敏捷的身手,照实让江雅凡刮目相看:“呦!方哥,这么闲呀?”江雅凡笑着打招呼。

进门的胖子叫方金财,是个老实厚道的老北京人,一张圆胖的大脸上,鼻子眼睛都挤到一块去了,眉毛低低的压在肉眼泡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热,不停的冒着汗。江雅凡笑着招呼:“方哥你坐!”方金财迟疑了一下,走近江雅凡桌前,找了一把结实的靠背椅,一屁股坐了下去:“小江,我今儿来还是那事儿,你看能不能和领导说说,别扣我年终奖了呗?行不?我儿子还上大学呢!我妈去年刚走,你说我这手里头才松快松快,老百姓过日子不易,你说,嘿嘿,不易啊,啊?”江雅凡附和着:“嗯嗯,不易、不易!”“是啊!我老婆管的严,我兜里有几个钱她清楚着呐!我也就这几个奖金是私房,嘿,嘿嘿..”,方金财满脸堆笑连诉苦带解释的说。

方金财的老婆原来是他们家照顾方老太太的保姆,河北农村的女人,相貌一般,身材很苗条,特别爱跳广场舞,一闲了就去跳。方金财原来的老婆看不上没能力又窝囊的他,再加上一个卧床不起吃喝拉撒都得用人照顾的婆婆,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何况是儿媳妇呢?人家拿了自己那份财产和他离婚走人了,连儿子都没要!

傻了眼的方金财只好找了个保姆来照顾老母亲,一来二去和保姆混熟了,就把这个死了老公又没孩子的女人娶了过来,正式登记结婚了。这女人命也不错,去年方金财家那片地方拆迁,政府给了不少钱,除了给分了新楼还多出来不少,方金财就想给儿子再买一套房,可又不敢直接挂儿子名下,怕将来娶儿媳妇对方要把名字写房本上!

“现在这小姑娘,一说结婚就要房子要车!不把她名字也写房本上,丫就不肯结婚呐,嗨!”方金财用手撸了一把脸,满脸的油汗源源不断的涌出来。江雅凡把纸巾盒推过去,给方金财倒了一杯凉开水:“方哥,我跟头儿帮你说说!尽量不扣你年终奖,可你也不能再天天迟到了,好不好?”“哎!哎哎,好!我这几天不是在跑房子吗?我琢磨着和小芹办个假离婚,把我这套房子落在小芹名下,我给儿子买的房写在我名下,这不就行了吗?”

看着老方憨憨的样子,江雅凡不由得好笑:“方哥,嫂子挺漂亮哈!”“嘿嘿,那是、那是!”方金财掩饰不住的幸福和自豪:“我老婆是我们小区的头儿!大伙儿跳舞都是她教的,每天还研究新花样呢!”“哦......,方哥,学跳舞的都是大妈大姐?我是说,都是女的么?”“不都是,有不少男的呢!”方金财一五一十的回答,看着方金财那老实憨厚的样子,江雅凡不禁气馁,看起来暗示是不行了,干脆明示吧:“哦......,嫂子那么漂亮,你放心她呀?”

方金财眨巴眨巴眼睛,好像大梦初醒一般,抬起胖乎乎的大手,在自己额头上啪地拍了一巴掌:“你瞧我这脑袋!今天多亏了你呀小江啊,你说我尽惦记着儿媳妇会不会分我房产,怎么就没想到万一我把房子写了小芹,她跟我真离婚!那可就寒碜了......”江雅凡笑了,还不错,这个老实汉子终于明白过来了。站起身来给方金财又续了一杯水,方金财喝完了水道别出去了,江雅凡把纸杯扔进垃圾桶,看电脑上传过来会议通知,复制粘贴,给各个科室传达了下去。

婚姻当中犯糊涂的恐怕不止方金财一个人。近年来离婚率不断攀升,每天挨民政局门口离婚的人比结婚的还多!以前离婚是件不愿意让别人都知道的“丑事”,双方当事人都觉得不那么光彩,好像给祖宗抹了黑,挺见不得人似的,谁家的儿女若是离了婚,父母都会觉得抬不起头来。现如今就不同了,人们思想大大解放,离婚不特是一件不光彩的丑事,还会大肆宣扬,生怕暗中尚未滋生的那个谁,注意不到自己。甚至不惜破费,摆开宴席,大肆宴请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儿的喝一顿散伙儿酒!

北上广的房价是个热点,炒房的人非常聪明,上有政策第二套房征税,下有对策假离婚没房,这买的第二套房就成了第一套房,钢需!可惜的是,聪明抵不过人性,一张床的左右两边,睡的是貌合神离的夫妻,一旦假离婚房子到了其中一方手中,马上就变成了真离婚!有房一方喜笑颜开另觅新欢,没房一方惊呼上当,再跑去法院申诉:我们原本是假离婚!法官,我要求追诉!

可是,法律是无情的,无论是假离婚还是真离婚,只要是夫妻双方都到场自愿离婚,并且财产和孩子也分割清楚无异议,那么好,白纸黑字,钢戳一盖,板上钉钉!

在中国,离婚只需要九块钱的工本费,离婚成本低到不到一个汉堡钱。对这样心态的男女来说,多年的情份在金钱面前,惨淡的像一滩蚊子血,既没有当初被咬的痛,也没有后来搔破的伤。印在岁月的白墙上,平白多了一块污迹,只叫人觉得恶心!整天观察着别人婚姻家庭的是是非非,江雅凡怎么会对所谓的爱情提得起来兴趣呢?

下了班,江雅凡顺手买了一些菜提着,爬上五楼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意外的看见星星在厨房里洗水果。江雅凡挺高兴:“嗨,星星!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呀!”,星星没说话,慢慢转过身来,手里湿淋淋的抓着两颗西红柿,眼睛红肿,脸色很不好。

江雅凡奇怪的走近些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没有,不是,我...我和男朋友分手了!”星星低下了头。“啊?你前几天不还说他要来北京看你的吗?怎么这么快又分了呐,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江雅凡纳闷的问道,“一言难尽吧!反正谁也说不清楚。你看,他在上海,我在北京,又都忙,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星星意兴阑珊无精打采的说道。

“可是,”,江雅凡拉着星星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抓过盥洗台旁挂着的毛巾给星星,星星接过去擦手,把西红柿递给江雅凡一个。江雅凡捏着西红柿问道:“星星,你不是说你不在乎异地恋吗?这个你们俩早就知道的啊!”。

看更多精彩章节,公众号搜索【项羽云书】回复书名即可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