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银行 > 正文

下半年信用债逾期逾1200亿元 银行犯难违约债券处置!

2020-12-28 17:15:11来源:贝果财经
原标题:下半年信用债逾期逾1200亿元 银行“犯难”违约债券处置

企业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多家银行诉讼追偿。据中国裁判文书官网公告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已有十余家银行与企业的信用债回购纠纷诉讼公布判决或执行文书,且多为地方银行,涉及金额多在亿元以上,部分银行甚至遭遇不止一家企业债券违约。

与此同时,信用风险加速向国企蔓延。据wind数据显示,7月至12月24日,就有110余只信用债发生展期或实质违约,涉及逾期金额1200多亿元,国企主体呈上升趋势。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信用债资产出现不良主要依靠银行内部化解;银行表内投资的信用债占比较小,且各家银行已经进行了投资及风险化解等策略的调整,整体风险并不太大;重点要关注存量风险和风险偏好较高的理财投资风险。

银行加快诉讼追偿

12月份以来,各地方法院相继披露多份银行与企业债券交易诉讼判决、执行书,西王集团、刚泰集团、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凯迪生态等企业因发行债券未能如期兑付被银行密集诉讼追债。

据中国裁判文书官网公告显示,下半年以来已有十余家银行与企业信用债回购纠纷诉讼公布判决或执行文书。

信用债违约频发,尤其信用风险向高信用评级的国企蔓延,加剧了银行信用债投资的风险。

据wind数据显示,仅7月份至12月24日,就有110余只信用债发生展期或实质违约,金额约1280亿元,其中央企及地方国企主体违约债券近40只。数据显示,国企违约余额由2019年的129.3亿元增至今年的518.97亿元,增幅达3倍。

此外,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投行业务人士透露,为了赢得客户,很多银行在发行承销企业债券时都会采用包销或半包销的业务模式,参与认购部分债券已成为行业惯例操作,加剧了银行信用债投资风险。“银行已经在进行业务调整,对债券发行主体的准入标准提高了。”

中泰证券(16.740, -0.49, -2.84%)分析师戴志峰在研报中分析指出,信用债大规模违约造成的信用环境破坏对实体经济的损伤是长期、难以修复的;信用环境的破坏会推升信用利差,加大企业融资难度、推升企业违约压力。“企业盈利能力和偿贷能力被削弱,反过来影响企业偿还银行资金,银行为保证资金回笼的安全性,收紧贷款规模,企业债务违约风险被动上升,又会给银行信贷资金带来不利影响。”

近来银行也已调整了信用债市场的投资策略。另一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投行业务人士向记者透露,以往银行对评级好的国企债券认可度还是比较高的,但下半年受永城煤电、华晨汽车等国企债券逾期违约事件的影响,各家银行在对风险高发的一些地区企业债券投资上更加审慎,且价格上也都回归正常了,非市场化发行的也比较少。

Wind数据显示,据上清所统计口径,截至11月末我国存款类金融机构投资的包括超短期融资券、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等信用类公司债券约2.8万亿元,同比减少800余亿元,其中超短期融资券和中期票据投资规模降幅最为明显。

违约债券处置难

企业信用债违约风险上升的同时,银行对该类违约资产的处置越来越受关注。

上述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投行业务人士透露,违约信用债的发行主体在资产、经营等情况方面较差,加之债券都是信用债,后期要想收回的难度非常大。“像永城煤电这种国企层级高一些,其自身底蕴和实力还是有的,但对一些假央企、国企或者事业单位旗下的机构,收回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上海某资管公司不良资产业务负责人表示,信用债一旦爆雷,能回收的可能性就比较小了,这种债权也很少有资管公司会接手,大部分只能银行自己内部消化。

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日前在主持召开会议时强调,研究规范债券市场发展、维护债券市场稳定工作。会议指出,近期违约个案有所增加,是周期性、体制性、行为性因素相互叠加的结果;要加强部门协调合作,健全风险预防、发现、预警、处置机制,加强风险隐患摸底排查,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此前,人民银行就于7月正式发布《关于公司信用类债券违约处置有关事宜的通知》,明确建立健全多元化的债券违规处置机制,提高处置效率。《通知》提出,支持各类债券市场参与主体通过合格交易平台参与违约债券转让活动;丰富市场化债券违约处置机制等。

不过戴志峰也在分析中指出,银行表内投资信用债占比不足3.5%,风险总体可控,同时考虑到政策对冲,信用债整体风险不大,所以对银行持有的投资资产影响不大。

中国银行(3.170, -0.01, -0.31%)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熊启跃也表示,银行表内资金投资信用债的规模占比并不是很大,整体来看风险比较小。“与之相比,表外理财业务配置信用债比例更高,对风险更为偏好,中小银行信用债投资配比相对更高,银行的理财净值可能会影响更大。”

民生证券也分析认为,我国商业银行的资产投向仍以贷款为主,信用债和所需拨备的占比较低,而且信用债违约率仅0.33%左右,造成的损失远小于商业银行净利润水平,银行也能主动对债券投资策略进行积极管理,适时向低风险债券倾斜;同时银行贷款质量稳健,风险抵御能力充足,预计能够很好地化解由信用债违约带来的风险。“目前,政府已陆续推出多项风险保护与对冲工具,构建了统一的债券违约制度框架,积极对下辖省属国企债券梳理排查,助力防范化解风险。因此,信用债违约对银行资产质量和业绩表现的影响都十分有限。”

多位银行投行业务人士普遍认为,尽管目前银行对企业信用债承销及投资的门槛提升,对一些高风险地区企业发行的信用债也趋于审慎,但长期来看对信用债发行仍然比较看好。

上述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投行业务人士透露,债券发行承销一直是银行挖掘大型客户、增强客户黏性的主要工具,且今年政策鼓励支持企业直接融资,因此银行债券发行承销的业务规模增长较以往更快,不过在客户选择上门槛更高,新增业务的风险其实并不大,主要是存量风险的暴露。

在熊启跃看来,鼓励企业直接融资是“十四五”规划期间的重要发展方向,目前监管也在债券市场完善、信用评级制度建设、违约处置等方面不断推出各类政策,未来企业信用债市场仍具有较好的增长前景。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