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黄益平:制度环境很难让国企和民企公平竞争

2018-09-21 15:00:29来源:

新京报快讯(记者侯润芳)昨日,北大国发院举行第128次朗润格政论坛。围绕着“民营企业与中国经济发展”这一主题,北大国发院副院长黄益平提出“民企悖论”的观点,并提出三方面的建议。即,可以考虑把国企管理和政策制定的两个部门有一定的分隔;经济政策的制定、实施要市场化;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信用环境。

何为“民企悖论”?黄益平提出,2008年之后,民企发展出现了“悖论”。即,目前大部分的企业创新都是由民营企业做的,民营企业是中国经济创新的主要力量,因此可以说中国经济的未来将由民营企业决定。但另一方面,2008年后,民企碰到的困难却越来越大。这就是今天的“民企悖论”,也是宏观经济困难的根源之一。“因此,需要考虑未来什么样的政策更有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对此,黄益平给出了三方面的建议。

第一,因为国企和政府的关系,总体的制度环境很难让国企和民企真正站在公平竞争的起跑线上。可以考虑把国企管理和政策制定的两个部门有一定的分隔。

“不应该按照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来划分企业并区别对待,在中国注册登记的企业都受到政府政策的引导、监管,都是中国的企业,为中国经济增长、就业做贡献。”黄益平提出,制定政策的时候,要更多考虑路径依赖和体制惯性可能带来的问题,要考虑如何给所有的企业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我觉得,是否可以考虑把国企管理和政策制定的两个部门有一定的分隔,不要既管国企同时又制定经济政策。”

他还指出,一个事实是,具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并不是国企。“因此,国企没有必要参与那么多领域,国企应该在国防、公共服务这两个领域更好的发挥作用。”

第二,经济政策的制定、实施要市场化。

“现在的经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方式过于运动式。一个政策下去,要么阳奉阴违、要么做过头又产生很多问题。政策的实施不是简单的行政工作,应该更多考虑经济政策是不是市场化的决策和调整,应该更多考虑给出一个平稳过渡的调整时间,政府应该考虑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去做。”黄益平以其在西部调研的经历为例指出,某省份的个别地方政府掀起了环保风暴,但并未给企业一个调整时期,当地为数不多的企业都被关停,导致该地区一年的GDP下跌80%。

第三,在金融服务上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信用环境。

他提出,金融监管是必要的,但正规部门的管制和监管过于严厉,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在正规金融部门获得金融服务的可能性被大大压低。“比如,小微企业本身风险比较高,只有比价高的利率才能推动金融机构提供服务,但现在利率管理很严格,导致正规金融部门给小微企业提供服务的意愿很弱。”黄益平说,管制确实导致金融服务的不充分,小微企业只能到表外获得金融服务,影子银行等表外金融交易活跃,而这正是一种变相的利率市场化。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过去四十年,中国金融交易的扩张主要靠政府信用和土地信用这两个信用,市场信用并没有充分建立起来。而现在一系列的政府与土地信用受到了限制,在市场信用体系没有建立起来的情况下,很多企业在融资贷款时遇到困难,小微企业首当其冲。

“尤其在金融周期向下的时候,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要实现金融创新和金融市场化,为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创造更好的信用环境。”黄益平说。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