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天价账单”背后的谜团:8人饭吃了40万 餐厅三缄其口

2018-09-21 15:00:11来源:

原标题:“天价账单”背后的谜团:8人一顿饭吃了40万,餐厅三缄其口

华夏时报记者陈岩鹏李贝贝(见习)上海报道

一顿饭吃掉40万元!上海一份“天价账单”近日引发热议。

网传账单显示,9月18日晚,8人在上海市长宁区西郊5号餐厅用餐,总消费金额高达418245元,人均超5万元,令人咋舌。

面对这份“天价账单”,西郊5号曾矢口否认,但在执法部门介入之后,餐厅负责人承认了账单的存在,称晚宴为“迪拜王子请人吃顿饭”,强调餐厅合法合规经营。

事件发酵2天之后,这场奢靡晚宴的参与者身份仍然是个谜。尽管西郊5号辟谣称参与饭局的人“没有明星也没有领导”,但仍被公众认为可能涉及廉洁廉政问题,建议此事应由相关权威机构介入,进行全面彻查。

“天价账单”罗生门

9月18日晚,位于上海西郊宾馆旁边的“西郊5号”餐厅在三楼包间接待了8位客人,上了20道精美的菜肴。原本这场筵席就像其他饭局一样稀松平常,但8名座上宾中的一人却因为晒出了账单,掀起了一场或许谁也不曾预料到的风波。

当天晚上10时,8人之中微博名为“@Snake_Kane”的一位顾客在微博上写到:“人均五万的晚饭(不是炫富)我反正是第一回吃。”并配有鲍鱼、海螺、螃蟹等菜品图片以及一张消费40万余元的账单,定位地点为“上海西郊5号”。

9月19日,“@Snake_Kane”晒出的“天价账单”开始在网上疯传。这张“天价账单”显示,8个人点了20道菜及可乐、香烟,加上3.79万元的服务费共计消费418245元(账单右下角有手写标注“实收”40万元)。20道菜中,绝大部分菜品为螃蟹、花胶、鲍鱼等海珍品。其中,单价最高的是16800元/每例的鳄鱼尾炖汤;总价116920元、重达7.4斤的野生大黄鱼则是最贵的一道菜;此外8位“清酒冻半头鲍”单价也超过万元,总价达10.24万元。

事态愈演愈烈,“@Snake_Kane”立即清空了大部分内容,并删除了该条微博,但为时已晚:这条微博已被有心的网友截屏,而他自己也被扒出系中国富人榜排名第37名的蒋泉龙儿子蒋鑫。

当事餐厅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公开资料显示,曾经拒绝客人拍照、颇有几分神秘色彩的西郊5号成立于2007年,董事总经理兼主厨为孙兆国。此人曾获评“中国烹饪大师”等称号,并在多项厨艺大赛中获奖。在大众点评网,“西郊5号”人均消费显示约为880元,网友晒出的菜单照片上,最贵的菜品“超级一头鲍”售价为3800元/只。

9月19日,该餐厅孙姓经理向部分媒体否认了“天价账单”的存在,称可能“是PS的”。账单菜品并非由饭店供应,且酒店日常消费远未达到“天价”水准。但在当天下午被长宁区市场监管局调查之后,孙兆国通过媒体向公众承认了这份账单,并称晚宴实际是“迪拜王子请人吃饭”,菜品属于私人定制,食材是从各地运送,当天晚宴是其亲自下厨。

至于晚宴的价格,孙兆国表示“在迪拜这根本不算什么”。其称西郊5号是合法经营,所用食材没有野生保护动物,符合国家规定,同时强调参与饭局的人“没有明星也没有领导”,买单的人也不是蒋鑫。而对于网友质疑“迪拜人怎么会吃烧酒酱肉”的疑问,孙兆国称参加晚宴的还有其他人,“迪拜人不吃猪肉其他人可以吃”,但拒绝透露参加当天晚宴的人员名单。

与此同时,知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倪浩等业内人士也发文声援孙兆国。董克平称,“孙兆国……完成了自己烹饪生涯中一个重要的节点,挣了钱,扬了名。这是一种以自身本领的爱国主义行动,值得赞扬、值得学习”。而倪浩更是打抱不平:“就因为给迪拜王子做了一顿方,难道又要被我们自己人用唾沫星子淹死吗?”但这些解释似乎没有起到多少平息争议的作用。目前,董克平的微博已经关闭了评论。

餐厅:不知道、没听说、无可奉告

为了获得更多的信息,9月20日上午10时,《华夏时报》记者赶往位西郊5号。但对于记者提出的任何问题,包括孙兆国在内的餐厅工作人员统一口径,几乎全部以“不知道”、“没听说”、“无可奉告”作为回应。

一位工作人员得知记者来意之后,表示餐厅要到中午11点才开始营业,自己没有听说过“天价账单”的事情,并告知记者餐厅几位负责人今天都不在,也不会来上班,随即进入餐厅关闭了大门。

一小时之后,记者再次来到西郊5号,门口已经停了几辆车,一辆车身标有“环境执法”的白色轿车夹在其中。记者向一位站立在餐厅门口的执法人员及2名餐厅工作人员打听“天价账单”一事。一位许姓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这几天已经来过好几拨打听的人了,老板今天不在,这事没有什么好说的”。另一位工作人员保持缄默,那名执法人员则一再强调单位有规定自己不能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走进餐厅,要求与餐厅负责人见面。之前接待过记者的那位工作人员迎出来,再次强调“负责人今天不在”,且“现在里面有政府的人在谈事情”,告知记者不能进入餐厅只,并一度锁上大门。无奈正是午餐时间,数位就餐客人陆续到来,不多久餐厅只能再次开门营业。

记者在门外等待期间,2位身着蓝色制服的执法人员及一位拿着厚厚材料的中年女性相继走出餐厅。面对记者的询问,2名执法人员称今天的执法“跟账单没关系,我们是来检查卫生环境的”;那名女性则表示自己不在西郊5号工作:“我是隔壁单位的。”但她转身却大声呵斥许姓工作人员“你在干什么快点把我的伞打开”,看起来她的身份并非如其所言。

就在此时,被几位服务员反复强调“今天不在”的孙兆国也突然出现在餐厅门口。听到记者的问题孙兆国先是一愣,丢下一句“我不知道”便快速躲进餐厅,之后数小时都没有再露面。记者随后拨通了孙兆国的手机,但得知记者身份之后,其很有礼貌地说了两次“不好意思我在忙”便挂断了电话。

此外,记者几次提出要拍摄菜单但屡遭拒绝,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可以去网上看菜单”。面对记者“既然菜单已经是公开的了为什么不能拍摄”的疑问,该工作人员则始终保持微笑:“所以网上有公开的图片啊,你去网上看好了。”

“天价”背后的谜团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网友认为,在此次事件中,“天价”本身其实不应该成为最重要的关注点。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教师刘时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文化、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受关注,主要是刺激了大众的好奇心。首先是对饮食的好奇心,大家想知道天价的美食是什么,什么食材,什么味道,凭什么值那么多钱;其次是对上层阶层的生活方式消费水平的好奇,想窥探、想观光。”

而一位法律界人士也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一个愿意买一个愿意卖是很正常的生意。天价菜肯定有事先告知价格的,不然没有谁会心甘情愿买单,当日价格属于暂时性的、私人性质的契约。其次,虽然有相关规定要求不能设置最低消费标准,但我个人是不赞同的。最低消费标准恰恰是市场经济的体现,恰恰是为了消费者考虑的,不然这部分费用很可能算到其他部分,最终不利的是消费者,谈不上违规违法。”

不过,“吃瓜群众”依然希望知道:除了“富二代”蒋鑫,还有什么人享用了如此奢靡的晚宴?又是谁买了单?8人之中是否包括国家公职人员、党政干部?如果涉及到这些人士,就不是简单的道德层面上的奢侈浪费问题,而是涉及到大众敏感的廉洁廉政问题了。因此,《华夏时报》记者在多个社交平台上看到,不少网友建议此事应当由相关权威机构介入,进行全面彻查。

本报记者还在微博上私信了引发这场风波的“@Snake_Kane”,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对方回复。而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事发当晚蒋鑫确实和朋友在该餐厅就餐,并自带了48万元的酒水,但不是蒋鑫结账。该知情人士提供的一份刷卡小票信息显示,名为“大海”的客户在9月18日23时05分使用招商银行信用卡消费40万元,与今日网传“天价账单”的消费时间、金额、餐厅信息以及付款人签名均一致。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现在都是谜。

值得一提的是,蒋鑫的爆料也扯出父亲的赌博轶事:据深蓝财经综合消息,蒋鑫的父亲蒋泉龙曾经欠下很多赌债。2017年8月,有“中国稀土大王”之称、上市公司中国稀土控股有限公司主席蒋泉龙,被新加坡滨海湾娱乐城通过入禀法院追债,讨回所欠下的1亿港元的赌债。

据新加坡滨海湾娱乐城状告词,蒋泉龙于2014年8月至10月期间,于新加坡金沙娱乐城欠下共2,244万新加坡元(约1.28亿港元)赌债,但事后只归还部分欠款,仍有1.08亿港元赌债未还。新加坡金沙娱乐城追债后两个月,一份公告出炉,蒋泉龙被撤诉,上亿的“赌债”消失了。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