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 正文

两条现金流,撑起中产家庭金岩石

2018-09-18 14:18:00来源:

近日“中产阶层”再次成为热搜词之一。这个词最早出现在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后来才成为经济学概念。亚里士多德当年说过,城邦经济必然会有极富和极穷两个阶层,极富者主政必然独裁,极穷者主政必然动荡,唯有中产阶层态度中庸,他们既不会嫉恨富人,又不被穷人嫉恨,是城邦经济的稳定器。

如今,全球人口的51%生活在城市,控制着90%以上的全球财富。不明事理的人危言耸听,总在惊呼中产将“破产”,其实不然,中产阶层的每一个人都可能被淘汰出局,但中产阶层常在,是都市经济中永恒存在的群体。

人们习惯于把中产阶层描述为人口多数,许多人还接受了一个未经证实的假说:“两头小,中间大”,中产阶层就像橄榄球一样位居中间,举足轻重。然而真实的都市经济并非如此,中产阶层群体的数量取决于人们选择的统计标准。

某权威机构的研究证明中产阶层在中国已达4亿人口,主要依据是薪酬;我认为中产阶层约占都市家庭的20%左右,主要依据是资产;还有人选择各种不同的统计指标得出各自不同的结论,但都不支持中产阶层是人口多数的假说。仅从城市人口看,不同统计口径的中产阶层人数在1亿~4亿区间。

麦肯锡研究院认为中国中产阶层是年收入1.35万~5.39万美元的人群,人数约为1亿。波士顿咨询2010年的报告以月收入5000元人民币(约800美元)以上为基准,预计2020年超过4亿人。2016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报告的“中等收入群体”年收入在17万~25万元区间,再加另外3项据称很重要的指标综合考虑,但可同时满足4项指标的群体仅占中国适龄人口的4.1%!此论滑稽引来一片嘘声,最流行的嘲讽是:你连中产都不是,还谈什么焦虑!

回到亚里士多德的逻辑,社会群体分三等,富人、中产、穷人。若以人口比例计算,肯定是穷人多,富人少,中产居中。经济学的贡献在于“量化”收入,于是就有了可量化的两条现金流,其一是薪酬,其二是资产。富人是资产收入者,薪酬收入可忽略不计;穷人是薪酬收入者,资产收入可忽略不计,二者之间就有了中产阶层的标准:两条现金流。

中国文化的成功路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简称修齐治平。若把“修齐”和“治平”分开,中产阶层作为社会稳定器的功能在于其专注修身齐家。全球企业统计中百年老店数量最多的国家是日本,有2.2万余家,注册企业1100多万家,以日本总人口1.27亿计算,10多个人就有一家企业。这些百年老店的雇工数总数不及日本20家大型企业。

日本税收制度对这些“个体户”网开一面,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统计也不太认真。其实,每一个若有若无的小生意,背后都是一个中产家庭:家财万贯,不如一个“烂店”!中产阶层的核心人口正是这些专职或兼职的小生意人,看到机会就开店,生意不好就关店。恰如我在《拉开贫富差距的“碎片”》一文中所述,碎片时间拉开人生的差距。

在大数据时代,新经济的核心有二:其一是“用户创造价值”;其二是“平台链接用户”。这一场划时代的变革呼啸而来,如风卷残云,而最能适应变革的群体却是中产阶层。当人们还在讨论“互联网+?”的时候,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微型店“忽如一夜梨花开”,填满了购物中心的碎片空间。

一旦为中产,两条现金流。职业收入源于工作时间,资产收入源于碎片时间。无数个“烂店”虽不起眼,却润物无声,如雨后春笋,唤醒了中产阶层求新务实的创业和投资,而中产阶层的崛起则必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稳定器。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