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宏观 > 正文

娘炮与非主流,都不过是时代变迁的脚步声

2018-09-17 14:54:00来源:
娘炮与非主流,都不过是时代变迁的脚步声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虽怒时而似笑,即瞋视而有情。」

这句话出自《红楼梦》,一段用于形容贾宝玉的句子。

如果不知道其中的由来,大部分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段妙龄女子的描述。

在87版的红楼梦中,贾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的定妆也确实宛如女子。这大概就是最早期的阴柔美形象。

9月开学之际,一档给中小学生看的电视节目《开学第一课》,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9月开学之际,一档给中小学生看的电视节目《开学第一课》,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节目开始后,出现众多化着浓妆,画眉毛涂口红的流量小生,并且在节目中蹦蹦跳跳宛如小女生一样。

有人认为在针对中小学生的节目,播出的却是这样的画面,会把孩子的审美观带偏。

在主流男性文化的眼中,这就是所谓的“娘炮”,没有半点的阳刚之气。

但是在新生代眼中,男生画眼线、戴美瞳、修指甲画眉等等行为,仅仅是对美的追求,称之为“阴柔美”。

中国一直都不缺这种阴柔美,比如国内的第一代“奶油小生”,如今的皇帝专业户唐国强,年轻时就没少被吐槽。

当时全国观众都被高仓健的硬汉形象迷得不要不要的,唐国强受到的各种鄙视,一点都不比现在的流量小鲜肉们少。当时全国观众都被高仓健的硬汉形象迷得不要不要的,唐国强受到的各种鄙视,一点都不比现在的流量小鲜肉们少。

2001年《流星花园》在两岸的热播,更让F4里的阴柔帅气的周渝民人气暴增。

但后来对所谓阴柔美的普及起决定性作用的,普遍被认为是韩剧在中国的普及。

比如2009年,韩剧《原来是美男啊》中的张根硕。

总体来看,早期的阴柔美,多为天生女相的男生形象。

随着流量小生的霸屏,更具象阴柔美成为目前最主要的亚文化潮流。

除了天生女相之外,更多地通过化妆等后期方式,把形象塑造成阴柔美。

如今在众多综艺节目的嘉宾、选秀节目的选手、歌手和影视作品的演员当中,阴柔美占据大半江山。

几乎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就算是地铁车站的广告都不乏阴柔美的流量小生。

有人对当前越来越多的“娘炮”感到担忧,认为主流文化遭到冲击,特别是现在以阴柔美为美的00后。

新生代少年在追求阴柔美,喜欢的都是流量小生,甚至有人有样学样打扮自己。

但是回首过去,或许阴柔美仅仅只是一代少年的青春烙印,它产生于90后,最终盛于00后。

就好比10年前的非主流亚文化,产生于80后,最终盛于90后。

最早期的非主流形象,起源于21世纪初期的日本视觉系乐队。

随后在国内的各种选秀节目中崭露头角,刻画出国内早期的非主流形象,比如《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等。随后在国内的各种选秀节目中崭露头角,刻画出国内早期的非主流形象,比如《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等。

那时候的李宇春和周笔畅,顶着异于其他女生的造型,分别拿下了2005年超级女声的全国冠亚军。

因为非主流亚文化在国内娱乐圈的兴起,奠定了其传播力度。因为非主流亚文化在国内娱乐圈的兴起,奠定了其传播力度。

从早期选秀节目的选手,到综艺节目的主持,演唱会的歌手,甚至是后来的影视作品角色,都不乏非主流亚文化形象。

那个青春期的少年,最火的莫过于火星文、黑白大头照、非主流空间等等一系列有异于主流文化的新兴亚文化。那个青春期的少年,最火的莫过于火星文、黑白大头照、非主流空间等等一系列有异于主流文化的新兴亚文化。

女生留厚重的刘海,男生抹发胶的发型,热衷于偷菜抢车位的游戏。

到了2009年,非主流亚文化演化为乡非和杀马特。

此时,“忘了爱”、“葬爱”等等词语开始出现在网络之中,非主流亚文化开始向偏远地区扩散。

2012年,越南HTK组合以怪异的“视觉系家族”造型,狗血的MV剧情,山寨的音乐风格,很快就攻陷了微博。

别名“洗剪吹三人组”,掀起了一股“农业重金属”风暴。别名“洗剪吹三人组”,掀起了一股“农业重金属”风暴。

在国内最红火的巅峰时期,源自于一首翻唱中国流行歌曲的《错错错》,一度在网上引来大量转载。

当年红极一时的HTK组合,在时代的浪潮下,也抹去往日的乡村非主流痕迹,转身为如今的韩流风格。

一代少年的非主流亚文化逐渐回归平静,是他们的青春年华在落幕。

每一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一个时代的故事。

不管是现在的阴柔美,还是过去的非主流,不过只是一代少年青春期的萌芽。

思想刚开始形成,不再是过去那个一切听妈妈话的好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看法,有点叛逆,喜欢与众不同。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社会是一个大熔炉,终究会把一切恢复原样。

当年的90后在慢慢长大,参加高考,步入社会,在面对生活和主流文化的压力下,放弃非主流的亚文化。

长大成人,会有许多的无奈,要为柴米油盐和家庭四处奔波。

只要主流文化尚在,社会就会打磨每一个人不被主流所接受的锋芒。

被贴上“杀马特创始人”的罗福兴,最终也剪掉非主流发型,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裤子,摆脱过去的杀马特形象。

因为想尽快找到一份美容美发的工作,没有老板喜欢爆炸头的员工,“教父”也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因为想尽快找到一份美容美发的工作,没有老板喜欢爆炸头的员工,“教父”也不得不向现实屈服。

在罗福兴脑海里,只有两个词语,分别是“养家”和“责任”。

父亲过世后,母亲在东莞做保姆,收入微薄,而妹妹读书需要钱,他只想赚点钱撑起一个支离破碎的家。

经历了非主流亚文化的洗礼,有人说90后是颓废的一代,但是长大的90后也在为生活四处奔波。

如今的阴柔美,仅仅只是一群还未踏入社会新生代少年的青春路,却被上升到“少年娘则国娘”的程度。如今的阴柔美,仅仅只是一群还未踏入社会新生代少年的青春路,却被上升到“少年娘则国娘”的程度。

坦白说一句,长相阳刚之人一样可能干着精日的勾当,好吃懒做打骂父母,喜欢阴柔美之人也一样有肯能路见不平一声吼。

只要其心至纯,有一颗负责任的家国天下之心,又何必在意立身于何种文化。

亚文化终究只是亚文化,即便是00后步入社会,在70\80\90后的主流文化面前,也会慢慢洗尽铅华。

百年之前,梁启超曾经在《少年中国说》写下这么一段话: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里面寄托了他对少年中国的期待,一个国家的强大,依赖的是一群青少年内心强大。

只有少年内心“娘”,则中国才会“娘”。

END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