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基金 > 正文

结构性存款首现下滑 银行增发大额存单缓释负债压力

2018-07-27 17:06:47来源:

结构性存款半年来首现下滑 银行增发大额存单缓释负债压力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侯潇怡 深圳报道

结构性存款降温

自去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印发后,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快速增长:其规模由去年10月底的6.9万亿增长至今年5月的9.26万亿。一时间,结构性存款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不过最新的数据显示,6月结构性存款半年来首度环比负增长。随着理财新规(征求意见稿)对结构性存款的规范,其规模将进一步压降。作为补充负债的一个重要渠道,结构性存款规模的下降将加剧中小银行的负债压力。(杨志锦)

导读

随着理财新规的出台和市场利率的下滑,结构性存款将进一步压降。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结构性存款已经迎来拐点。相应地,银行将通过发行大额存单、金融债缓解负债压力。

根据央行最新公布的金融机构信贷收支统计数据,截至6月末,中资大型银行和中小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为92052.73亿元,较5月末缩量573.53亿元,这是今年以来结构性存款规模首次下滑。

分部门情况看,6月结构性存款大行、中小行分别新增143 亿、-716亿。中小行的增量为年初以来首次转负,并拉动整体结构性存款实现负增长。

自资管新规后,保本理财受到限制,结构性存款因具有保本和理财特征,被许多银行用做补充负债的替代方法。因中小行负债承压更大,其结构性存款扩张较快,由此成为拉动结构性存款规模快速增长的重要因素。

从结构性存款的增速看,今年1月末、2月末、3月末个人结构性存款环比增速分别为12.23%、10.22%、10.87%,增速较高。但在今年4月末、5月末和6月末,个人结构性存款环比增速仅为1.71%、2.00%和3.88%。随着理财新规的出台和市场利率的下滑,结构性存款将进一步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发现,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结构性存款已经迎来拐点。相应地,银行将通过发行大额存单、金融债缓解负债压力。

规模将压降

结构性存款在国外已经是一类很成熟的产品。但在国内虽然近年发展较快,但市场仍视其为新产品,并存在不少模糊地带。

银保监会最新发布的理财新规(征求意见稿)填补了结构性存款的监管空白。征求意见稿要求,衍生产品交易部分要按照衍生产品业务管理,应当有真实的交易对手和交易行为。同时,商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当具备相应的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

这意味着理财新规明确了结构性存款要和衍生品真正挂钩,要有真实的交易对手。那些并未挂钩衍生品的保本产品,或是内嵌行权条件“失真”的期权,变相高息揽储的“假结构”将受到监管限制。

此外,理财新规也明确了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的资格。如果银行没有衍生品交易资质,无法做实结构性存款,将不能发行结构性存款。

某股份行资管业务人士7月26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实际上,部分大行的结构性存款也是“假结构”,小银行多是通过通道去做结构性存款。监管方必然不愿意看到“假结构性存款”大规模发行,真结构性存款合规性有很多限制,整体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将会压缩。

华南某股份行业务人士7月26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该行结构性存款发行量很大。“每天都会发行新的产品,以个人结构性理财产品为主,很受欢迎。在理财新规正式落地、影响尚未完全传导前,尽量多发一些。”

但他指出,就目前情况看,规模会面临压降的压力。“对于大行和规模较大的股份行来说,因为近期流动性较为宽松,目前的负债压力已经得到一定缓解。之前一段时间大力推行过结构性存款,但因为对银行来说结构性存款并没有中间收入,所以长期看并不划算,规模已经在逐步压缩。”

负债压力犹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近期出现“宽货币”的局面,加之银行风险偏好下降,信贷难以完全投放,银行负债端压力逐渐减轻,尤其是大行的负债端压力持续改善。这使得银行对结构性存款的依赖度降低。在这种局面下,短期内结构性存款规模将下降。但大行与中小行负债承压不同,中小行仍然面临较大的负债压力。

结构性存款在规模收缩后,中小行需要找到新的改善负债端压力的渠道。

华东某大型城商行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小行今年以来负债端情况一直改善不大。表外转表内占用资本只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资产端的限制直接影响了负债端。

“相较国有大行有公积金等大量的居民个人存款,中小银行的个人存款规模本就很小,主要是依靠公司存款。而公司存款的来源主要是依靠项目贷款拉动。我们最主要存款来源是地方政府平台,可是现在地方政府平台很缺钱,银行又没有额度投项目,存款很难拉动。”他表示。

他还指出,结构性存款是补充负债的一个来源,但是作为小银行来说,做“真结构”受到投研能力等的限制,收益率并没有竞争力。“我们一年期结构性存款的价格在4.1%,而股份行利率是4.4%。拉来的存款主要可能还是靠关系和项目,价格本身不具备优势。”他补充道。

而面临负债压力,该行去年以来的选择是发行金融债。他表示:“从2017年到现在,已经先后发行了100亿元二级资本债、100亿元可转换债和100亿元的优先股,但目前发行的金融债也难以根本改善负债压力。未来如何继续缓解资本压力,行内还没有给出明确规划。目前业务人员主要就是到处拉大额存单,行内对大额存单明显更为看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发现,今年以来,发行金融债的银行逐渐增多,包括一些大行和股份行。某大行业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以来,存款增速持续放缓,加上监管趋严,发行金融债补充资本或将是银行一个较为主流的选择。

前述股份行资管人士也指出,相较结构性存款,今年开始很多银行更愿意发大额存单,因为做结构性存款合规性是个大问题。而在未来大额存单利率将进一步有所提高,逐步突破利率上限,或将在银行负债结构中占比进一步上升。(编辑:杨志锦)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