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离一次婚赚80万:结婚可能是利益 敢离婚才是真爱

2018-07-07 15:57:14来源:

原来觉得结婚就是因为爱,离婚就是因为不爱。可现在明白了,结婚可能是为了利益,离婚可能才是真爱。

文/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不微

1

大学同学聚会,话题很快就聊到了房子车子。

几位北京土著同学自然地开始吐槽摇号中签率。

“千分之一的中签率呀,按照这个比例,就算连续摇166年,也有7成摇不到。”

“都说摇号时间越长,中签概率越大,可能吗?现在大多数人都摇不到,大多数人都一起概率翻番,结果就是大多数人都继续摇不到。”

北漂同学们只默默听着,心里盘算着还要连续缴纳社保几十个月,才能够得上准入门槛,进入那个千分之一的摇号池子。

纵是各有各的忧愁,大家终于是统一了意见,90后是成不了有车有房的一代人了。

一片丧的气氛里,在民政局工作的直男Z说话了。

“想要车牌,也不是没有办法。”

“把钱准备好,办个假结婚,然后拿到车牌,再假离婚。买辆好车,然后就能真结婚了。”

这曲线救国的路线,一看就不是Z能想出来的。

Z出生于特别传统的家庭,相信最完美的人生就是有稳定工作,有车有房,有娇妻有孩子。

当初在图书馆泡了大半年,终于考上了国家公务员。岗位分配前,还担心自己被调去处理离婚事务,影响自己正常的婚恋观。

后来,他如愿去的是结婚事务窗口,天天负责喜迎新人。

结果没想到这次一见,他对婚恋的态度也没积极到哪里去。

大家一脸期待的看着Z,他便开始抒发工作感受。

“原来觉得结婚就是因为爱,离婚就是因为不爱。可现在明白了,结婚可能是为了利益,离婚可能才是真爱。”

发表完显然是深思熟虑的拗口言论,他接着往下说。

“我在结婚处算是大开眼界。”

按照他的说法,开始看到五十多岁大婶和二十岁小伙儿来领结婚证的时候,他还一脸狐疑,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也就见怪不怪了,遇上连对方名字都不清楚就要领结婚证的,也能泰然处之了。

他总结道,“这些人要么神情冷漠,全程毫无交流;要么是说话过分客气,甚至以您相称。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婚不是真结,而是为了来拿个本儿。”

至于来民政局走一遭的目的,也是五花八门的。

有的是为了给未出生的子女落户,孩子随外人姓,也在所不惜;有的则是为了得一个过户车牌,好绕过摇号池,提前成为有车一族。

Z在民政局的结婚窗口,窥见的其实是“假结婚”的一股暗流。

2

几年前,北京市出台了城市总体规划,要求常住人口稳定在2300万左右。

虽然管控越来越严,铁心当“北京人”的人却越来越多。

有政策规定,“如果父母一方为京籍,就可以为新生儿申报北京户口。”

于是,这座城市开始涌现出通过“假结婚”来给孩子落户的新父母。

李刚,一个老实本分的北京东城青年。几年前,突然就有朋友找到他,希望他能“娶”了自己的太太。

朋友和李刚商量好,他先和自己的妻子“假结婚”,然后再作为“父亲”给即将出生的孩子落户,之后再离婚,事成之后给他十几万的好处费。

于是,在某个炎热的夏天,李刚和朋友的妻子去办了结婚手续,整个过程十分顺利,不过十分钟。走出民政局,他就收到了朋友给的首笔好处费,两万元现金,是4捆50的,也算是沉甸甸的。

第二年的春天,李刚接到朋友电话,赶忙到医院给新出生的孩子签字。

刚签完字,护士就抓住了李刚,让他去给刚生产完的孩子妈妈穿衣服。李刚不知如何是好,慌忙说自己有事儿要忙,给护士指着陪产的朋友,说“让她表哥给她穿。”

说罢,李刚留下惊呆了的护士,落荒而逃。

一个月后,李刚的户口本上多了薄薄的一页纸。朋友的孩子终于落户成功,上面写着李刚之子XXX。

再几个月,李刚与朋友之妻离婚。

再几年,朋友为孩子买房,然后将孩子的户籍页迁出,单独立户。

这样好赚的钱,这样不费力的方式,一下为李刚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开始混迹于各类“假结婚”的QQ群,学着大家发布“征婚启事”。他知道,自己的卖点在于,能落东城区户口,以后孩子好上学。

他渐渐地也学会了如何判断可靠的买家,“对方的经济实力必须好, 这样既能付得起几十万的好处费,以后也才有可能给孩子买房子,单独开户。”

至于好处费,李刚新开的价格是二三十万。

在李刚看来,这个费用并不高。

一方面,是因为群里早就有人要价五六十万了,而且自己还有过一单成功经验,更是能力的象征。另一方面,他相信就算是五六十万,对于能给孩子在北京买房的人来说,也是九牛一毛,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3

一些人是忙着给孩子落户,另一些人则是忙着给车落户。

在北京新政出来以后,外地车辆每年只能办12次进京通行证,一次有效期最长只有7天。这就意味着,外地牌照不能再在北京通勤了。

于是,车牌婚姻市场又一次紧俏。

车牌中介人们一边开始搜罗闲置北京车牌的车主,一边开始全方位提供车牌租赁、过户等服务,声称“只要钱到位,车牌就能到位。”

小丁原来的车,就是外地车牌。

这眼见着外地车在北京越发开不得了,就想着先租一个北京牌照来用。价格都问好了,连车带牌15万,能一直用到车主离世。

结果中介竟然开始给他分析租牌风险,说一些道听途说来的例子,比如车主偷偷把租户的车抵押了,车主后续又敲诈租户等等,不停暗示小丁,人品过硬的车主不多见。

终于,小丁开始坚信,“假结婚”才是换车牌最长久、最保险的方式。

按照流程,中介会介绍有牌照指标的女性,然后双方会签订一份结婚过户协议,之后两人去民政局领证,再办理车辆过户,最后再去民政局离婚。

中介和小丁刚沟通好,就开始催促小丁尽快落实手续。

理由是有指标的客户越来越稀缺,很可能过了这个村儿就没了这个店儿;而且过户价格也是不断攀升,就这半个月,价格就从10万块涨到了17万;政策也是风险因素,这个擦边球很有可能会突然打不成。

所以,一定要快。

小丁当然也想快速解决问题,但事实上却很难当机立断。

毕竟,小丁是已婚人士,可以对“假结婚”没什么顾虑,但想对“假离婚”没顾虑,却很难。

这个年代,敢结婚的未必是真爱,但敢于“假离婚”,却大多数都觉得是真爱。

因为牵扯到拆迁补偿、买二套房、逃避夫妻债务等问题,同假结婚一样,假离婚也成了获取灰色利益的手段。

4

几年前,因为北京发布楼市调控政策,离婚人数和复婚人数都曾突然间发生明显上涨。与2014年相比,2016年的复婚数上涨比例甚至达到131%,从侧面印证了“假离婚”在离婚人数中可能占据了较大的比例。

“假离婚”究竟有多大好处,能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呢?

当时有人算了一笔账。

“以300万元的房屋贷款为例,北京首套住房最低为8.5折利率,二套住房为基准利率的1.1倍计算,在30年等额本息还清的情况下,前者支付的利息约为226万元,后者约为306万,多出80万元。”

再根据北京职工年均工资来换算,一次“假离婚”带来的利息差距,相当于一个平均工资水平的职工“不吃不喝”干十年。

如果一张离婚证,能省下80多万。

那么,这张离婚证,你是领还是不领呢?

或许有人觉得,看重爱情的人定不会放弃那张证,看轻爱情的人才会有如此选择。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要想“假离婚”买房,首先需要将房屋过户给夫妻其中一人,再以另一人的名义买房,之后如若复婚,两套房子将分别成为某个人的婚前财产,不再参与分配。

期间自然是变数重重,若不是有十足信任,定然不敢草率的“假离婚”。

于是,可以看到民政局门前,一些赶来办离婚手续的夫妻们,有说有笑,手拉着手......

这些“假离婚”的夫妻,上演了一段段中国式离婚故事。

吴嘉靠着假离婚换房,多赚了100多万。虽然比不得十年工资,但对于普通工薪阶级来说也绝不是小数目。

当时他们看准了北京通州房市的发展前景,想一鼓作气给全家换个大房子,却无奈遇到了史上最严限购令。

“作为外地人,只有首套房才有买房资格。即使我们卖了房子,也不算是首套房,拿不到资格,更拿不到贷款。”

没办法,我们只能“假离婚”,说到这儿的时候,她还有些懊悔,“现在一看,还是亏了,后悔没再离一次。”

有人留言说,感谢“假离婚”的过程,成为了他们平淡生活里的调剂,让他们能够再次上演恋爱时才有的浪漫戏码。

但事实真的如此美好吗?这种由不确定性带来的短暂快感,真的不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吗?

尤其是当下,为了规避“假离婚”买房的套路,多个省市出台了新的政策。以北京为例,规定离婚一年以内的购房者通通按照二套房执行。

也就是说,想靠“假离婚”买房,至少得离一年。

一年,恰是小说《我不是潘金莲》里,潘金莲给丈夫另寻他欢的时间和机会。

5

这个想要生二胎且不影响丈夫公职的女人,接受了丈夫“假离婚”的建议,没想到自此走上了悲剧人生。

W的遭遇与潘金莲有些许不同,因为“假离婚”的事儿是她提的。

儿子上小学前,她加入了无数个升学群,订阅了无数相关文章,请教了无数专家,终于给儿子制定了一个完美的升学方案。

万事俱备,他们家只差一个学区房。

为了能更“划算”的买房,W向丈夫提出,两人先“假离婚”,再以另一个人的名义买房。

因为计划是W提出的,她也就毫无异议地当了那个净身出户的人。

婚都离好了,两人却在买新房的事儿上产生了无数矛盾,几番争执,W才算看出了丈夫对她独立规划的这条儿子上学路,有多么的不理解、不认同,因而也就谈不上真心支持。

长时间的对峙后,W和老公都累了。

直到W发现老公已经与小姑娘开始了合法恋爱,她彻底奔溃了。

也有人说,“假离婚”并非原罪,而是试金石,试出来的本就是问题婚姻。

虽然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假离婚”之于很多婚姻,更像是白色球鞋上的第一个泥点,成为了一段放任的开始。

因为人是那样的动物——任何环境中的不良现象被放任,都会诱使人们效仿,甚至变本加厉。

正如,一个建筑的窗户破了,如若不及时修好,就会有破坏者破坏更多的窗户;一面墙,如果有涂鸦没被洗掉,很快墙上就会遍满涂鸦;如果地上有些许纸屑,那么不久之后,人们就会视若理所当然的把垃圾丢在地上。

这是犯罪心理学的破窗效应,也是人类的本性。

于是,不论人们的初衷是想打破不太公平的现实,还是膨胀的欲望,但只要决定在婚姻里敲出一个口,那么这个口就会变成一个洞,修补的稍不及时,就会诱发更多问题,甚至变成一个深渊。

你凝望它的时候,它凝望你。

当真假离婚作为一种攫取利益的灰色方式久了,当事人可能都没法辨别,结婚、婚姻、离婚,究竟哪一个才是假的,哪一个才是真的。

6

闺蜜Y和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分手了。

她在我面前哭诉了这两年感情如流水,说没就没了,等怨气都发泄完了,终于说到了两人分手的原因。

本来两人已经决定将婚礼提上日程,于是男生带着父母去她家提亲。

她母亲提出,要把女儿的名字加在男方家每一套房子的房本上。这要求一提,男方就脸色难看,没给个回音就打道回府了。

她母亲很是生气,觉得没商没量的就走了,行为太不讲究;前男友却觉得,她家的要求太过分,就不是真心想让他们携手白头。

闺蜜夹在妈妈和前男友中间,哪边都说不通。

最后男生问了一句,“是不是这个名字不加,你就不可能嫁给我。”闺蜜点了点头,她男友就变成了前男友,一去不复返了。

也许会有人觉得,闺蜜妈妈为啥这么不通情理,在女儿的爱情面前,对房子那么执念,直到棒打鸳鸯。

但这个世界上,谁曾经不是天真善良啊,相信真情美好呀。

我闺蜜的妈妈曾经也是一样。

高中的时候,闺蜜父母坠入了爱河。毕业后母亲放弃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与父亲结婚生子。他开始创业,很快成就了一番事业;她产下爱女后,全心操持着家中事务。

闺蜜初中时,妈妈年轻漂亮,爸爸是全市经济人物,全家看起来很是美满。

唯一的小变化是,她爸爸妈妈假离婚了。理由嘛,是为了她的升学教育。

她爸爸找了个门路,能将闺蜜的户籍从河南迁到天津,从而避开河南高考的独木桥,走上天津的小窄桥。至于代价,就是母亲得先和父亲假离婚,再和别人假结婚。

闺蜜和她妈妈一直觉得,假离婚自然就是假的,他们的家庭依旧完整如初。

甚至直到闺蜜上了大学,她妈妈才意外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局。

原来,闺蜜父亲在一个业务城市另有了家室。为了既给小三的儿子名分,又不破坏现在的家庭且分出自己的财产,便使出了假离婚的招数。

想给女儿落户天津是假,想和她离婚才是真。

可惜,闺蜜母亲顿悟的太晚。

抱着一颗结发夫妻的心,她没名没分的和他又过了好些年,已经年过半百,才得知了当年的真相。

在彻底戳破了前夫的谎言后,他便带着早已转移的财产一走了之,完全回归了现在名正言顺的家庭。除了真相,几乎什么也没留给她。

闺蜜的母亲,用了很多年才从这谎言中平复下来。

可是,这伤害哪能平白消失,它只是转在了暗处释放威力。

比如,在女儿的婚恋问题上,她几乎是不加掩饰的“势利”,要求男方将每一丝诚意,都用房子、车子这些有实际价值的物体来展现。

她相信结婚证、房产证、车本儿这些物件,要比人可靠的多、诚实的多、长情的多。

恋爱与婚姻,本就很矛盾,往往绝情时是真,深情时也是真。

闺蜜与前男友谈婚论嫁,自是一往情深所致,但终是没能抵住如此直接的考验和挑衅,落得一拍两散,为曾经父母间的伤害买了单。

为了买车结婚,为了买房离婚,从来都不是一个选择,而是一场豪赌。

十赌能九赢的,太少。

— THE END —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