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80后百亿级集团掌门人失联:几年间成“阜宁首富”

2018-07-07 11:02:14来源:

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失联百亿金融帝国面临失控

摘要:阜兴集团主要控制着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有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而这3家公司旗下目前仍在运作中的私募基金就多达上百只

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失联百亿金融帝国面临失控

7月6日下午4点,上海企业天地3号楼(无限极大厦)26层、27层为阜兴集团、郁泰投资原办公地,现已腾空,而28层华闻传媒还在吕方锐/摄

见习记者帅可聪本报记者陈锋北京报道

“投资合法备案的私募基金也会跑路,真的不知道还能投什么了。”一位投资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随着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的失联,百亿规模级别的阜兴集团或将失控,数千名投资者正寝食难安。而与近期频发的理财平台跑路事件最大的不同在于,此次爆发的风险来源于备案的私募基金。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阜兴集团主要控制着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有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而这3家公司旗下目前仍在运作中的私募基金就多达上百只。来自相关部门的消息称,阜兴集团旗下目前的私募基金存续规模或达270亿元。不过,存续的基金产品中有多少存在风险,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百亿级集团掌门人失联

官网信息显示,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下属分(子)公司近100 家,员工3800人。业务范围以北京、上海、深圳、南京、宁波、杭州、青岛、长春为核心,辐射华北、华东、华南、东北、深港区域。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 亿元,贸易总额突破300 亿元。今年5月底,该公司名称由原“上海阜兴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而随着朱一栋的失联,这样一家“庞然大物”般的公司已然陷入停摆。公开报道显示,朱一栋1982年出生于江苏盐城阜宁,2005年毕业于加拿大约克大学。2005年8月回国创办上海莎博化工科技有限公司,2008年年中被风投机构收购。2009年,朱一栋回到阜宁稀土工厂,收购深圳股东及苏州股东的全部股权,带领阜宁稀土从合伙制走向家族企业。短短几年时间其迅速成为“阜宁首富”,坊间传言称,其出手阔绰,曾购入天价4700万的阿斯顿马丁one77作为其座驾。

关于朱一栋的去向,目前在投资者群体中流传的主要有两种版本。其一,为朱一栋已经身在加拿大;其二是朱一栋已被警方控制。6月26日,朱一栋发布了失联之际的最后一条微博称,“到底有多少人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人和人之间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奉承,和一味的付出以及道德式的自我感动。”此后一周销声匿迹。

而蹊跷的是,7月4日上午朱一栋再度更新了微博,其分享了两则时长略超2分钟的视频,不过内容与阜兴集团当前所面临的状况并无关联。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则视频的发布时间均为上午9点27分。

朱一栋是否已经离境还有待权威消息确认。而一位投资者向《华夏时报》记者提供的拍有其身份证和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的照片显示,朱一栋或有“两个身份”。除了显示为朱一栋的身份证外,其还有一张登记姓名为“朱翌坤”的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该通行证的证件号码为H开头,代表着其还拥有香港居民身份。两张证件出生日期不同,港澳通行证显示的有效日期为,该证件应该在2013年1月就已办理。

风险或接踵而至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阜兴集团主要关联着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3家具备私募基金牌照的公司。除了“人去楼空”的意隆财富,目前西尚投资和郁泰投资官网披露的电话也已无法接通。

记者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站披露的信息发现,上述3家公司共发行了上百只私募基金产品,涉及约50个项目。涉及的托管人共包括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上海银行、国信证券、招商银行、恒丰银行、浦发银行、浙商银行等近10家金融机构。

其中,西尚投资旗下共有57只私募基金,其中3只运作状态显示为提前清算,1只显示为正常清算,53只显示正在运作中。意隆财富共有21只基金,其中5只显示正常清算状态,其余16只则为正在运作状态。郁泰投资共有79只私募基金,其中1只为延期清算状态,11只为提前清算状态,23只为正常清算状态,其余44只处于正常运作状态。不过,上述基金产品中有多少存在风险,目前仍有待调查。公示信息中的一个细节是,管理着超过50只基金的西尚投资仅有10名员工。

7月1日,意隆财富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则公告,公告显示意隆财富管理的“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五期”约定于2018年7月2日(T+10个工作日)分配的产品投资收益(含本金及利润)将延期支付。这是意隆财富继阜兴集团实控人朱一栋失联后,首次公开发布宣称基金收益延期兑付的公告。按照基金交易文件约定,该基金投资标的的付款义务人应于今年6月16日(T日)之前履行款项支付义务,用于本基金向投资人进行投资收益分配,但截至公告当日付款义务人尚未按时支付应付款项。

然而,阜兴集团旗下已到期而未能兑付的产品目前或并非仅此一例。7月4日,有投资者在一个维权群中称,其投资的“郁泰康泰三号医疗产业基金”已于6月15日到期,但至今未能兑付。

记者查询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信息显示,该只基金的托管人为平安银行,目前状态仍为正在运作。此外,还有投资者称,6月23日、6月26日均有基金到期,10个工作日兑付的最后约定期限将在近几日到来,但能否兑现仍然存疑。

错失退路的投资者

据投资者称,此次事件涉及的投资者有近8000人,而由于私募基金百万起投的门槛,不少投资者可谓是倾尽了举家之力,同时有部分投资者的投资数额高达两三千万元。《华夏时报》记者看到的一份西尚投资管理的“赢信财富广场私募基金二期”2018年一季度管理报告显示,该只基金从69名投资者处共募集资金1.8亿元。

目前,有部分阜兴集团的员工仍在配合投资者一同积极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并寻求证实已投资基金项目的真实性。

据投资者从中国基金业协会获得的消息称,“阜兴事件是私募基金首例,他们也很震惊,6月27日知道事件发生后,中基协曾第一时间联系3家阜兴旗下公司(西尚投资、郁泰投资、意隆财富)管理人法人,但是都未取得有效联络。”消息还称,证监会与基金业协会的工作人员已奔赴上海,与地方证监、公安、银监部门协同调查。由于阜兴旗下所有产品都是备案产品,属于合法合规的私募基金,结论有待进一步调查,不排除有备案材料作假嫌疑。

记者拿到的一份录音文件显示,部分阜兴集团员工与投资者组成的团体7月2日还走访了朱一栋的老家江苏省阜宁县,当地政府的一位官员向他们透露,朱一栋父亲朱冠成已在上海与警方进行对接。

阜兴集团的危机或许早有征兆。今年1月29日,央视曾以“神秘账户操纵股价”为题曝光朱一栋操纵其父朱冠成控制的大连电瓷股价,非法获利超6亿元,遭到证监会处罚。此事曝光后曾引发部分投资者警觉。

一位供职于某中央部委直属单位的投资者张阳(化名)称,1月30日其就操纵股价事件曾与其客户经理进行沟通。据张阳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其客户经理以“做大了,同行眼红”、“有人想搞点钱”等理由对其进行了安抚。张阳所在的由亲友、同事组成的小团体,购买了阜兴集团旗下的基金产品共计超过4000万元。

据了解,在律师的建议下,目前不少投资者正以同一基金项目为单位汇集,希望能聚集占三分之二基金份额的投资人进行投票表决,以更换基金管理人。大大小小的维权群已有数十个。

而最新的消息显示,7月4日下午,一位意隆财富的投资人前往上海黄浦分局报案时获悉,目前警方尚未就此立案。据该位投资人提供的录音文件显示,警方称,因为意隆财富有基金牌照,到现在所做的事情是法律法规所允许的,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核实其是否有违法犯罪行为,后续会根据调查结果做出是否立案的决定。

阜兴系疑虚构多个项目募资数百亿兑付风险渐近

摘要:目前,朱一栋失联的原因和去向均成谜。阜兴集团及其一众下属、关联企业,尚未爆发大规模违约。但外界质疑“阜兴系”内部财务可能出现了难以填补的空洞。有债权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也已经联系不上。

阜兴系疑虚构多个项目募资数百亿兑付风险渐近

本报记者吕方锐陈锋上海报道

36岁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了,留下了父亲朱冠成、妻子和两个孩子,以及上百只注册在案的私募基金和十几家有业务往来的持牌金融机构。

7月6日上午,《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黄浦区的公司总部,发现原属阜兴集团的两层楼已经腾空,大楼工作人员称其上周已经搬走。而与朱一栋有关联的华闻传媒(000793.SZ)仍在楼上办公。

目前,朱一栋失联的原因和去向均成谜。阜兴集团及其一众下属、关联企业,尚未爆发大规模违约。但外界质疑“阜兴系”内部财务可能出现了难以填补的空洞。有债权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也已经联系不上。阜兴集团曾以公司名义向该债权人借款数亿元,赵卓权个人作担保。

近期阜兴系旗下私募基金将有一波兑付潮,本应于6月底兑付的个别私募基金,已经超过了约定的兑付时限。个别基金的收益也出现了延期支付的情况。而朱一栋确定失联前的6月22日,阜兴系旗下基金还在正常兑付。鉴于阜兴系基金多达上百只,且都有银行进行托管,朱一栋失联会造成多大规模的违约,还无法确定。同时,阜兴系基金还疑似虚构投资项目。

作为正规基金实际控制人失联的首个案例,人们不禁疑问,有备案的基金能算非法集资吗?

错综复杂关系网

目前拨打朱一栋本人电话已经提示为空号。前述债权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赵卓权在阜兴集团早已退股,公司事务都是朱一栋一人说了算。他还透露,朱一栋实际控制一百多家公司,都是以别人名义持有的。“他把我们的钱都拿去买上市公司,都亏掉了。”该债权人表示。

朱一栋控制企业众多,家庭成员又多从商,因此要判定哪些企业算是阜兴系,界限很难划清。天眼查网站显示,阜兴集团对外投资企业有33家,历史对外投资企业有7家。

外界普遍认为,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意隆财富”)、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郁泰投资”)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尚公司”)是阜兴集团旗下三大私募平台。表面上看,这3家公司的高管和股东不尽相同,且都没有朱一栋的身影。

进一步挖掘,意隆财富通过上海源岑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意隆财富10%股权。《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在意隆财富持股90%的赵梁身兼阜兴集团行政采购部经理一职。

郁泰投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朱成帅,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西尚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季聪,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

另据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朱一栋的父亲朱冠成是大连电瓷(002606.SZ)的董事长,朱一栋的堂妹(朱冠成侄女)、生于1989年的朱金玲是华闻传媒董事,也是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华闻传媒至今已经停牌超过5个月。

此前媒体报道,2016年8月以来朱一栋等人加大资金杠杆,撬动几十亿资金在二级市场操作大连电瓷,使其股价出现过山车式暴涨与暴跌。2018年1月阜兴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其与大连电瓷“系两家独立公司,无任何业务关联”。

但《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大连电瓷董事王永生,身兼阜兴集团副总裁。

7月6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西尚公司大股东唐峰,他表示事发后并未联系过朱一栋,他并不参与公司经营,因此也不清楚目前公司的情况。郁泰投资项目总经理李木松在接通电话后以不清楚为由拒绝了采访。

记者随后又拨打阜兴系其他多名高管包括朱成帅、余亮、朱屹和魏强等人的电话,均未能接通。

多个项目疑似虚构

根据介绍,2017年阜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 亿元。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意隆财富名下私募基金产品有21只,郁泰投资名下私募基金产品74只,西尚公司名下私募基金产品57只。

上述合计152只私募基金都进行了备案,且都有银行作为基金托管方,资金安全应有保障。但问题在于,多只基金已经出现了虚构投资项目的端倪,基金很有可能流入了阜兴系公司甚至朱一栋个人账下。

郁泰投资名下的郁泰医疗并购基金声称用于并购盐城市亭湖区人民医院(下称“亭湖医院”)和建湖中医院,并对医院进行升级。产品宣传图显示,郁泰投资是医疗并购基金的管理人,上海银行是托管人,阜兴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

郁泰投资向投资者提供的《收购意向协议》扫描件显示,亭湖医院的股东为上海某某集团(郁泰投资对名称进行了遮盖)。经投资者向院方核实,了解到亭湖医院的股东为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到多份法律文书,证明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与亭湖医院是关联方,但并未发现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和阜兴集团存在关联。

未经核实的说法称,阜兴集团曾投资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但记者了解到,后者曾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院方表示,《收购意向协议》上亭湖医院的公章为假章,医院也从未签署过该协议。且该协议三方中仅有一方加盖了公章和法人章,另外两方仅加盖公章没有法人章。

阜宁县政府有关领导也向意隆财富员工证实,阜兴集团方面声称投资的当地酒店项目及上述医院项目,均与阜兴集团无关。

投资者认为,郁泰投资虚构了并购项目,套取了郁泰医疗并购基金所募集的资金。

兑付风险渐近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郁泰投资名下的上海郁泰康泰三号医疗产业基金已于6月15日到期,按照10个工作日的时限要求,该基金应该已经完成兑付。但投资者称基金尚未兑付,已构成违约。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上,该基金的状态为“正在运作”。

意隆财富名下的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六期已于6月26日到期,投资者应于7月9日之后收回资金。该基金七期则将于7月18日到期。

根据投资者反馈,阜兴系旗下基金将陆续迎来兑付和付息节点。有关部门的消息称其私募基金存续规模或达270亿元。尚不清楚阜兴集团是否有支付能力,也不清楚朱一栋失联对此有何影响。

此前外界怀疑,朱一栋出逃和前述大连电瓷旧案有关,并猜测朱一栋在操作大连电瓷股票过程中杠杆过高,被证监会查处后亏损巨大。

记者注意到,7月4日大连电瓷发布公告,称股东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用于向上海财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融资和质押担保的大连电瓷股票,价格已经低于平仓线。上述质押股份面临查封、扣押、拍卖、变卖等风险,大连电瓷的控制权有可能由此发生变化。有报道称,上述质押由阜兴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网上还流传一份协议书,显示阜兴集团借合肥某地产公司,以多处房产偿还某债权人的债务,债务数额高达近1.5亿元。《华夏时报》记者未能联系到当事人核实协议的真实性。

阜兴集团事件追踪:朱一栋失联240小时后

摘要:目前包括阜兴集团大部分高管在内,均已联系不上朱一栋,尽管部分阜兴集团员工仍在与投资者一同开展维权行动,但事件将发酵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

阜兴集团事件追踪:朱一栋失联240小时后

见习记者帅可聪本报记者陈锋北京报道

从6月26日发布了一条微博后,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便失联了,至今已有10天,240小时。

在朱一栋失联的时间内,公司的员工以及数千名投资者均陷入惶恐中。而在投资者维权群中,大家也都在纷纷打探其下落。

目前包括阜兴集团大部分高管在内,均已联系不上朱一栋,尽管部分阜兴集团员工仍在与投资者一同开展维权行动,但事件将发酵到哪一步,谁也不知道。

员工自发维权

“现在只剩下约10个前线销售同事还愿意出面,虽然我们知道自己都很危险,因为能跑路的都跑路了,而且都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7月1日晚间,阜兴集团的中层员工付雪(化名)在她组建的一个客户微信群中说。

随着朱一栋的失联,号称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的阜兴集团骤然陷入了停摆。根据一位投资者的说法,涉及的投资者或有近8000人,投资额少则数十万,多则达到两三千万。6月27日起,消息开始不断扩散,惊慌失措的投资者陆续前来质问,而首当其冲的正是付雪所在的销售部门。

今年1月29日,央视曾以“神秘账户操纵股价”为题曝光朱一栋操纵其父朱冠成控制的大连电瓷股价,非法获利超6亿元,遭到证监会处罚。这一事件曾引起了投资者的警觉。

不过,彼时的付雪对集团仍有着十足的信心。当被投资者问到“朱一栋被抓了吗?”她的第一反应是“太逗了”。

彼时,来自民营企业的人大代表朱一栋可谓风头无两。他在江苏省第十三届人大会议期间的发言报告被多家主流财经媒体转载。他在发言中还谈道,“金融是一把双刃剑,既要用好它,又要注意别被伤到。比如产业基金。基金的安全、投向和风控是第一位的。我们还要时刻具备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

遭央视曝光后,朱一栋曾在内部发布的公开信中称:“由于现在整个市场的监管整顿,需要一些公司或个人作为媒体报道的对象,不幸的是,阜兴在这个时点中枪了。请大家坦然面对,事情很快就会过去。”朱一栋还总结强调,“我们要充分吸取教训。从今以后任何人不得再在公司内部操作股票,特别是用集团IP进行操作。”

付雪以此颇为耐心地向投资者做了解答,她还将央视的曝光归咎于“公关没做好”。她的认真解答,最终还赢得了客户的赞许。她将赞许发到了公司群里,朱一栋看到后表示,“非常感动,谢谢所有的阜兴人,记住任何时候,任何事情,我永远是那个为你们遮风挡雨的人。”

然而,没想到的是,暴风雨很快就来临了。

追查事实真相

接下来要怎么办?这不仅是与阜兴集团有关的投资者所苦恼的问题,也让付雪等员工寝食难安。她与仅剩的几名“愿意帮忙”的员工开始搜集整理相关资料、咨询律师、与投资者一同走访相关部门。这些员工也或多或少地投入了自己的积蓄,他们不希望辜负信任自己的客户,也希望能探寻到真相。

“现在愿意出来一起帮我的人越来越少”,7月1日晚,付雪在微信群里说,不过,几名支持她的投资者给予了她鼓励。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行动似乎并未获得实质性的进展。7月2日下午,付雪解答完几名投资者的问题后,一名投资者在微信群里表示,“一旦立案侦查,把你们(付雪等员工)一起告进去,变为同谋要判刑的。”而很快有客户出来给予付雪声援。付雪没有过多反驳,她说:“现在愿意出来的同事都是非常非常勇敢的,也不是说保护自己,我是为了自己的朋友,想知道真相,也帮助大家维权。”

7月4日上午,付雪以“群里有各种不实消息造成困扰”为由将她组建的客户群解散,并表示将继续帮助大家查找相关备案资料及处理有关事宜。

相关报道:

意隆财富资管计划追踪:阜兴集团疑用私募基金“输血”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 金沙会
  • 威廉希尔
  • 新葡京
  • E世博
  • 乐天堂
  • 乐天堂娱乐城
  • 时时彩开户
  •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