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产业 > 正文

生活垃圾处理要收费了!但垃圾分类推广遇阻到底难在哪儿

2018-07-03 14:18:43来源: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意见》提出:2020年底前全国城市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也就是说生活垃圾处理,要收费了!这费怎么收呢?对具备条件的居民用户,实行计量收费和差别化收费,加快推进垃圾分类。

对非居民用户,推行垃圾计量收费,并实行分类垃圾与混合垃圾差别化收费等政策,提高混合垃圾收费标准。

那么,目前上海市民能自觉做好垃圾分类吗?市绿化市容局的一项统计显示约95%的市民支持垃圾分类但真正分类的仅20%左右为什么对于垃圾分类市民们想做,但又做不好呢?困扰一:不会分据了解,上海垃圾分类的标准十多年里改了5版有市民吐槽:“旧的标准还没习惯,又出了新的。”

小观也经常在丢垃圾的时候产生困扰比如,小观家楼下的垃圾站垃圾箱只被分为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

这时候手里外卖餐盒如果还有些剩菜该往哪丢呢?另一种,是这样的一个垃圾箱被分成“可回收”“不可回收”两个垃圾桶

那么手里的咖啡杯该丢进哪里?包口香糖的餐巾纸该丢进哪里?困扰二:分了也白分其实很多小区都尝试搞过垃圾分类一开始居民们的热情都很高但后来却有居民发现:“我们辛辛苦苦分好的垃圾垃圾车一来,哐啷一声,又混在一起那谁还有分类的积极性?”

那么,垃圾分类这道难题就无解了吗?不!上海近年来正不断探索比如:市环保局正在调研家庭厨余垃圾破碎直排通过厨余垃圾破碎直排削皮、切菜的残渣可以直接扔水槽处理掉剩饭剩菜可以冲洗到水盆中粉碎专家提出,如果上海有10%的家庭能普及家庭厨余垃圾破碎直排每天就能源头减量本市生活垃圾1300多吨

而且从家庭使用成本上看厨余垃圾破碎机的设备费用约300~7000元而运行费用仅约4.36元/月

比如:徐汇田林十二村通过智能刷卡找到违规居民田林十二村创新性地改造了垃圾厢房,并将库房开关与门禁卡关联,实现一户一卡、定时刷卡投放。在将垃圾箱房进行智能化改装后,它实现了“指定时间内刷卡可开”,而非指定时间内刷卡,投放门岿然不动。在居委会的后台系统,可以看到:某号某室居民于几点投放干垃圾1袋,湿垃圾2袋,一目了然。原来,通过后台数据分析,那些刷卡频率反常,甚至几乎不刷卡的住户,几乎多多少都有问题。而这些问题,可以通过志愿者或居委会干部上门沟通与指导来加以引导,大大释放了有限的人力资源。

又如:闵行普乐二村垃圾八分类,探头来监控闵行区普乐路425弄的普乐二村就设立了沪上首个“八分类”智能垃圾箱房门禁系统。“八分类”智能垃圾箱房门禁系统,集成了身份识别、信息屏幕、端口扫描、监控摄像、移动网络等多项功能,可以完成多重任务需求。所谓“八分类”除了常规小区都有的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外,将可回收物细化为废纸、废玻璃、废旧纺织物、废塑料和其他可回收物。这个“八分类”智能垃圾箱房有监控装置,可以实时监控垃圾投递现场,加上居民要让垃圾箱房开门时需要扫一扫绿色账户卡,若是哪家没有准确分类,管理人员在后台一看刷卡时间结合探头,可以大致判断出谁没有分类乱扔垃圾,相关人员就可以上门进行宣传教育。

如果人人能都做到垃圾分类那你丢出去的垃圾将会开启一段这样的“旅程”

①跟踪从一只垃圾桶开始,一些居民已经在家中将生活垃圾进行了干湿分离,分别投放到不同的垃圾桶内

②小区的垃圾箱房前,居民拎着垃圾袋,将袋内的湿垃圾倒入湿垃圾桶后,再把剩下的塑料袋扔进了干垃圾桶

③干垃圾车倒车进小区

④清运员将干垃圾桶推到清运车后的固定架上,随着固定架的抬升,干垃圾桶内的垃圾将倒入车内

⑤干垃圾车离开后,湿垃圾车驶入小区

⑥清运员将湿垃圾桶推到清运车后的固定架上

⑦一路颠簸后,干垃圾车来到生活固废集装转运徐浦基地,将垃圾倒入“打包槽”

⑧图中的黄色重锤可向下一次次施力,将垃圾压入下方的集装箱内

⑨集装箱塞满垃圾后,将被放置到集运卡车上

⑩灵活的举臂车可以钳住垃圾集装箱,将它们在码头边堆叠起来,方便吊车运至集运船上

⑪位于徐浦大桥下的徐浦基地,最近每天有近3000吨生活垃圾被“打包”到集装箱内,由这里通过水路运输到老港基地

⑫经过5个多小时的水路,“沪环运货6002号”集运船靠泊在老港固废处置基地的东码头,船上是总重近600吨的几十只集装箱,里面装着徐浦转运码头打包好的生活垃圾

⑬老港固废处置基地的东码头,远处可见焚烧厂的烟囱,正在排放经过处理的蒸汽

⑭老港固废处置基地的集运车将集装箱内的垃圾倾倒入待焚烧库区

⑮强有力的抓斗在待焚烧库区内灵活调度

⑯包括垃圾焚烧在内,整个基地的运作都实现了在线监控

⑰和干垃圾要焚烧不同,湿垃圾走了另一条路。在长兴镇的有机物循环利用中心,整座长兴岛每天产生的十几吨湿垃圾都被运来集中处理

⑱十几吨湿垃圾被分别送入7台处理机内,一周后,它们被特殊的菌剂“消化”成不到1吨的有机肥

⑲生产出来的有机肥,成了周边居民眼中的“香饽饽”生活垃圾分类

如何更好地实现源头分类减量的目标?市人大代表朱亚琴认为,“垃圾分类,要从全市层面的末端环节进行统筹,不要让居民的分类积极性受挫。”赵国弟代表认为,分为干湿两大类垃圾对老百姓而言简单易行,如果靠老百姓自己分成四类,执行的难度较大。他建议,对物业企业提出一些要求,可以补贴一点钱,找相关人士进行二次分捡。市人大代表姚姗姗亦有同感,“居委会分给每户居民四个垃圾桶,不少居民可能家里还不够放,也没分得那么细,而干湿两类简单又好分。”对外来居民多的社区来说,垃圾分类显得更困难些,杨志刚代表提到,“外来居民白天人都不在家,缺少沟通。他们往往用自己的方法处理垃圾,给小区垃圾分类拖了后腿,这需要一些有针对性的施策方案。”如何进一步推进垃圾源头分类?邓廉夫代表建议,要软硬兼施,“软就是要加强宣传,提高居民的文明素质,对垃圾分类的认同。同时实施奖励措施,比如通过积分奖励兑换小礼品。硬就是政府加以引导,在某种程度上要进行强制。”除了提高居民素质,采取强制措施,政府管理的决心同样重要,“要像抓交通整治,抓禁燃鞭炮这样的韧劲,要持之以恒。”(原标题:生活垃圾处理要收费了!上海只有20%市民能做到分类,困难究竟在哪?)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