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理财 > 正文

蔡眆:受教育年限增长促经济增长 可再增六年义务教育

2018-06-12 14:24:28来源:

凤凰网财经讯6月12日,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8(第五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夏季峰会”在北京举行。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出席峰会并发表演讲。

图为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

蔡昉在演讲中强调,资本深化是必然的过程,是当下发展阶段的必然走向。但是,资本深化必须要与人力资本同步提高。

蔡眆称,提高教育数量是提高人力资本的重要手段。经济学家在做增长模型时,用的人力资本的指标叫做“受教育年限”,就是劳动力平均受过几年的受教育数量年。人们发现,受教育年限增长,必然导致经济增长表现更好一些。

而中国提高受教育年限有两个出路:一、往前移。也就是说,在上小学前可以再接受三年的学前教育,这非常重要,带来的社会回报率非常高。特别是将来跟机器人竞争,这个阶段培养的能力是完全能够战胜机器人的。二、向后延。至少高中阶段可以变成义务教育,我们这两头前前后后就可以得到六年的受教育年限的增长。

蔡眆同时提到,还有一个要做的事就是把受教育机会均等化,不仅解决社会问题,同时也解决教育数量和质量提高的问题。

以下为蔡眆演讲全文:

蔡昉: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们今天这个年会已经搞了多年了,然后每年都要有新思考,有新未来。新未来肯定是永远有,但是新思考总体上是有。但是,对于个人来说,就很难有了,年年都有新思考,就非常难了。所以,我想今天很多企业家会有新思考。但是,作为从事研究的人,我可能思考不太新了。但是,今天有一个好的特殊的时间节点,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发展40年,创造奇迹的40年。所以,《中国经营报》也给我出了一个题目,叫做四十年——“中国方案”与创造力。所以,我把过去的一些思考集中到创造力上来,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那么,40年是什么含义?孔子讲在不同的人的年龄阶段上会有不同的特点,其实他也不完全是讲个人的生命,其实也是讲社会。他讲“十有五而至于学”的时候,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15年的时候,我们大9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我们中国的奇迹初步的显现出来。恰好1994年林毅夫和我一起写这本书,名字就叫《中国的奇迹》,这是一个时期。那个时期大家都还不太赞成,还有很多人质疑“中国奇迹”。

那么,再以后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就是十年前。十年前是“三十而立”。孔子对“三十而立”特别多说了一句,说不仅仅指人的年龄,说“如有王者,必世而后仁”。这个世就是一代人,如果实现一个好的民生政策,可能30年就可以见到成效。因此,很显然我们在十年前,我们已经不再有人怀疑中国的奇迹了,也不再有人怀疑中国居民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了。

那么,到了今年,改革开放40年,孔子又说,叫“四十不惑”,“四十不惑”就给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了。也就是我们过去进“中国奇迹”、“中国故事”,那么“四十不惑”是什么呢?要求我们搞明白这些事,把这些故事和方案上升到“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当然,从历史来看,这是孔子给我们提的要求,但是我们现实的要求其实是党的十九大提出了说“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我们过去看中国增长的奇迹,中国故事的时候主要还是看经济指标,看GDP的增长速度,看人均收入的增长速度,看中国和世界的赶超和发达国家的赶超。比如说,这两张图分别可以看到,上边那张图显示出来,中国其实在按照购买力评价,在2014年已经超过了美国,现在从购买力评价的意义上说,我们已经是第一大经济体了。其实按照汇率算,上面那张图下边那个蓝色线,我们也在迅速的赶超,大概也许在十几年之后,我们终究会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与此同时,底下那张图也显示了,我们的人均GDP无论是按购买力评价计算,还是按照汇率计算,和美国的水平都在迅速的接近,两条线都是趋同于美国的趋势。那么,这是我们一般讲的经济类的指标,传统的经济学家会经常说这些。

但是,当我们要讲中国的创造力的时候,竞争力。我们今天年会主要是“竞争力”,竞争力其实是创造力的一个表征,表现在外在的。那么,它的本质是一个国家的创造力,一个企业的创造力。那么,从这些来看,我们其实也同样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实早期还没有人拿我们排在竞争力的这个行列中,甚至于有些竞争力排名早期也没有。近些年大家可以看到,无论是波斯也好、洛桑也好,中国在全球的竞争力排名都在不断的提高。像今年初达沃斯论坛发布的《竞争力报告》把中国排到第27位,综合分数也在不断的增长。我想竞争力可能就更接近于我们今天想说的过去40年迸发出来的中国创造力。

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总结中国经验,过去总结的一些增长的经验。今天给我出的这个题说,我们从创造力上去总结它其实很有意义,如何保持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因为今后越来越利用创造力,而不是利用生产要素的积累和使用。同时,我们可以看一下达沃斯报告,把竞争力排名,把中国的竞争力分成不同的组成部分,一共大概有12条支柱。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支柱中哪些更显得比其他国家,我们做比较的这个灰色的面积是亚太地区的平均水平。我们也可以看到,哪些比它来略有不足,哪些对它具有巨大的优势,分析这张图足够我们今天一天的讨论了。

但是,我想突出的是有两个表现比较好。第一,中国的宏观经济环境。我们也知道,在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不论是拉丁美洲也好,前苏联、中欧也好,绝大多数国家会遇到宏观经济不稳定的问题。但是,中国是一个在40年里头总体保持宏观经济稳定,这是我们得分的一个重要部分。第二,大家看特别突出的那蓝线,就是第十个支柱,就是我们的是戳规模,这是我们最突出的地方,也是我们得分最高的地方,也是中国竞争力最后靠这个取胜达到第27位的地方。人们一定会说人口多,自然市场规模大,这个能不能算是你的一个成就?其实完全可以算作我们的成就。因为如果说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需要有一个必要条件,我找的这个必要条件就是我们的人口红利,以及我们把这个人口红利开发出来兑现成要素经济增长和收入水平的提高。

所以,我下边就从中国人口机会窗口分两段,一段大家看这张图。上面绿色的那条线是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就是15-59岁这部分最有生产力的人口。下边蓝色的这条线是在这两边的,15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非劳动年龄人口,有的时候我们也叫做“依赖性人口”。这两个人口的增长态势正好在改革开放最主要的这30年里头,就是1980-2010年期间,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一个是劳动年龄人口迅速的增长,非常陡峭的,一个是依赖性人口的稳定不变。那么,这个人口的增长态势就造成了一个我们所说的叫做“食之者寡,生之者众”的人口结构,这个潜在的就是有利于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人口条件。所以,当你还没把它转化成经济优势的时候,称它为人口机会创造,正好在这个时期。稍后我们看这个时期之后是什么样的。

在这个时期中国经济增长靠的是什么?这张图我过去一直在用它,因为我们做过很多的回归分解中国经济增长是由哪些因素构成的,都是从经济增长的角度去解释这些因素,每一个因素都能找到道理,总的来说我们都可以把它对接为人口优势。但是今天换一个角度再重新看这几个重要的贡献因素,也就是从创造力的角度。

第一,资本贡献。深蓝色那个部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来自于资本贡献,这部分贡献和创造力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在那个时期我们的资本来源主要是两个部分,一个是我们的积累。因为我们人口结构好,负担轻,我们就能够积累,这是我们人口优势带来的资本积累。同时,这个积累,为什么要积累?我们劳动力那么丰富,为什么要投入资本呢?因为资本带来的那部分增长贡献还有更高的创造力。

过去简单的说,应该是它的生产率,但是生产率后面是更高的创造力,当然这个创造力归根到底还是人,但是凝聚在机械设备里头、科技里头,必然是有创造力。所以资本替代劳动力的过程,永远是创造力提高的过程,并不是意味着人没有创造力,但是资本是把人的创造力更凝结在一个社会中,一个积极的继承中。

同时,还有一部分资本来源来自于外资。我们也知道,今年我们都说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别人不会给我们的。但是我们改革开放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也不需要核心技术了,那个时候我们改革开放之初人均GDP只有一百多美元,意味着我们在科技上有巨大的差距。那个时候任何技术对我们来说都是值得引进的,都是增强我们创造力的。就像40年前邓小平决定恢复高考,决定开科学大会,他的根本出发点就是在科技上落后太多的。所以,引进外资的过程的确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那么,这是资本贡献、劳动力贡献、劳动力的数量的贡献。

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任何国家人的受教育程度假设相同,那么,我们假设一万个人里头会产生一个创意,万分之一的创意。那么,我们想想一个国家只有一千万人口,他只能出现一千个创意。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按万分之一来算,我们就有十三万个创意。我想这个道理是清楚的,我们国内没有人做这方面研究,但是在国外做计量的已经做出了很多类似的研究。

那么,劳动力的数量、质量就更不用说了,我们改革开放以后教育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我们有普九,有扩招,我们的人力资本大幅度的提高了。那么,人力资本就是创意的根本来源,这就不用多说了。

从生产率的角度来说,我们把它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叫做资源重新配置效应,最简单的就是过去在村子里务农种地,生产率非常低,我转移出来了,在二产、或者三产找到工作了,生产率提高了,收入也提高了,但是宏观上产生了一个资源重新配置效应,这就是最核心的生产率提高的来源。而资源重新配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什么呢?就是对那些生产要素包括那些劳动力给他一个新的迸发出他的创造力的舞台。我从此部门转向彼部门了,我就得到了一个新的平台,我的创造力就提高了,宏观创造力也就提高了。

最后一个组成部分,就是全要素生产率,一般性的技术进步等等。这部分可以说在统计学上就是在统计上在前面的那些要素中没有体现的全都留在这儿了,因此天生就是创造力的一个综合表现。这就是在人口红利期所获得的创造力的来源。

这张图是人口红利期虚线的这一部分,现在正好我们进入了这个阶段,也就是2010年之后,我们劳动年龄人口就变成了负增长,我们人口俯仰比就迅速的上升,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往下走了,依赖性人口迅速的往上涨,意味着人口机会窗口是在关闭,迅速的关闭。在这个发展阶段上,我们如何寻找创造力的源泉?党的十九大讲我们如何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十九大的要求搁到今天这个年会上,就是创造力在人口红利消失之后应该从何而来?

我还从刚才几个要素的角度去讲。

第一,资本。资本我们也看到了,劳动力短缺以后,我们迅速的出现了用机器替代劳动力,用机器人替代活人,用资本替代劳动的过程,我们叫做“资本深化”。资本深化到处都要进行,任何时代都要进行,但是在这个时代来的最快,来的最快就带来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说如果它太快了,产生了一些不同步的现象,不协调的现象,就会带来资本报酬递减,这张图是用了清华大学估算的投资回报率这些年的下降速度,多么的快。意思是什么呢?是说你资本替代劳动的过程中,你没有相应的人力资本的同步提高。过去管一台机器,现在管十台机器,你的智力和体力还够吗?如果不够,你投入的那九台机器的钱就不能相应的得到回报,这就是报酬递减。

因此,我们要强调,资本深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我们这个发展阶段的一个必然走向。但是,资本深化必须要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导向,与人力资本提高相同步。那么,这是我们讲的资本带来的创造力的一个重要的方面。

第二,劳动力供给。我们看劳动力短缺了,工资迅速上涨,近些年还有人看到,农民工还在回流。但是,其实劳动力的潜力没有彻底挖尽,终究是要绝对短缺的。但是,从今天看来还没有挖尽。这张图横坐标,世界各国我找到了大概90个国家的数据,横坐标是人均GDP收入水平,发展水平。纵坐标是农业劳动力的比重,基本规律,有人说这叫铁律,就是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农业的比重下降,产值的比重下降,劳动力的比重也下降。因此,就产生了这样一个负斜率的曲线。在其中大家看,红色的那个点是中国,也就是说:第一,中国就现在的人均收入水平八千多美元的时候,我们农业劳动率比重还显得过高,这是第一条,所以它要下降。第二,中国未来怎么走?未来大概三五年的时间里面,我们要从中等收入国家进入到高收入国家行列。也就是说,从我们现在八千、九千美元到一万两千多美元,我们把这个期间的其他国家摆在那儿,大家看一看那个原色的黑点都是我们可比的,这都是我们未来要赶超的,这些国家绝大多数农业比重都比我们低,所以这是我们的差距,同时也是我们的潜力。因此我们要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提高农业的经营规模,让劳动力继续的得到转移,转换他的身份,迸发出更大的创造力的要求。

第三,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我们面临着教育深化,我们现在应该叫教育深化的时候。那么,教育深化的含义是什么呢?一,提高教育数量。因为经济学家做增长模型的时候,用的人力资本的指标叫做“受教育年限”,就是劳动力平均受过几年的受教育数量年,是八年还是九年。人们发现说受教育年限增长,必然导致经济增长表更好一些。我们经过普九以后,基本上义务教育都百分之百的,这时候我们提高受教育年限怎么办?我想只有两个出路:

1.往前移。也就是说,在上小学之前,让他再接受三年的学前教育,这个非常重要,因为他带来的社会回报率是非常高的,特别是奖励跟机器人竞争,这个阶段培养的能力是完全能够战胜机器人的。

2.向后,从初中往后延,至少高中阶段可以变成义务教育,我们这两头前前后后就可以得到六年的受教育年限的增长。同时还有一个最直接要做的事就是把受教育机会均等化,不仅解决社会问题,同时也解决教育数量和质量提高的问题。

那么,这是教育深化。这张图也显示了,我同样选择的是那些我们未来几年里要赶超的那些国家,从我们的收入水平到高收入水平门槛的国家,受教育年限水平我们仍然和人家有差距,并不是我们发展这么快,就已经没有潜力了。

第四、我们有没有资源重新配置空间,首先要说,大家记得党的十九大报告里讲到了一个非常专业的词汇叫做“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我们通常在党的政治报告里不会见到这么学术话的用语,为什么要把这个词讲上?因为全要素生产率太重要了。从我看到的文献来说:

第1、它几乎可以解释国家兴衰,从经济增长的角度;政治上出现什么问题那是另外一回事。这是第1条;

第2、它可以解释绝大多数的案例,就是一个国家到了特定的发展阶段是陷入中等如陷阱还是可以继续增长,跨过中等收入门槛进入高收入的大门?也是靠全要素生产率决定的。

第3、我们目前全要素生产率已经出现了后劲乏力的趋势,因此我们需要加快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但是这么专业的词汇写在党的报告中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但是人们很快发现这个东西是什么含义?它的抓手究竟在哪儿?所以很多地方政府的领导都会觉得很犯愁,怎么抓全要素生产率,其实有一个简单的办法,把全要素生产率就理解为资源配置效率。

第1个资源配置效率就叫库兹涅茨效应,库兹涅茨经济学家第一次发现了,产业结构要调整从一产到二产到三产,调整的目的和遵循的方向就是提高生产率,从低生产率部门调向高生产率的部门,产业结构调整的结果就是资源配置的结果,最后导致的最终目标就是生产率的提高。这是库兹涅茨的效应。

第2个,我把它叫做熊比特效应,熊比特也是经济学家,大家可能会想,熊比特一想到这个人就想到了创新理论,他的创新理论是什么?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而是说,是创造性破坏,必然有死亡、有退出才会有生存有扩大。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创新发生了,生产率提高了。因此是生生死死创造破坏才有生产率的提高。所以这也是资源重新配置的结论。

第3个我把它叫做非匀质效应,生产率提高是采用新技术,不是这么多人每个人都采用新技术齐头并进,而是一定有更对市场,对市场有更好的展望、更富有冒险精神,更有判断的人率先启用了这个技术,其中有一些人会失败,有些成功的他就得到了发展、得到了扩大,同时也就把其他的在生产率上面落后的企业的生产要素、资源拿去归自己。为什么我们现在出现了这么多独角兽的企业呢?原因也在这儿。技术进步也不是齐头并进的,也意味着资源重新配置,所以这样去认识全要素生产率的话我们就知道抓手在哪儿了,政府它的抓手是创造一个竞争的环境,去创造一个保护那些在创造性过程中下岗的工人,而不是自己去直接抓这么个东西。

这个地方显示几张图是说,有的时候政府太急于抓抓手想提高生产率,比如说我们非常要大扩大第三产业,第三产业随着经济发展终究要扩大,但是第三产业里面目前还有大量的是低端的第三产业,总体上来说,大家从蓝色的框图看,第三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全要素生产率是低于第二产业的,如果人为的非要去抓它,意味着要从二退到三,退的结果真是退了,你的生产率也就降低了,因此我把它叫做“逆库兹涅茨化”的过程。

最后一点就是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我想我们现在越来越讲自主创新,我们主要不再像过去那样主要依靠别人的技术,消化消化扩大一下我们的就业,我们要走到前面去,这有它的道理,第一我们发展阶段到这儿了。我们的科技总体实力也提高了,我们已经从富起来到强起来了。

同时我们巨大的人口规模、市场规模,还回到刚才的竞争力图,决定了我们自主创新是有优势的,因为我们创新之后也有我们巨大的市场规模就能得到回报,因此创新的投入也是可以得到保障的。问题就在于这种自主创新是在什么层面上,我们现在大家都说,我们有个新的四大发明,我也说不上,好像有共享单车、快递送餐的,这样的。我觉得这很了不起,就是把已经有的好的科技,利用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把它发挥出来的重要的创新,这就是创新。按照熊比特的观点他就是创新,但是这种创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创新过程,它只是一个环节,这样的创新必须要连接到、追溯到你的基础科技领域的创新当中去,如果你永远停留在这四大发明的层面就不符合成为一个创新型的国家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利用自己的市场规模,利用自己对利润的追求,但是最终国家要实现到整体创新能力的提高;只有保持这样一种创造力,才在后人口红利时代能够保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实现我们2050年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

谢谢大家!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