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类资产今年彻底火了!原油的黄金时代回来了?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这类资产今年彻底火了!原油的黄金时代回来了?

2018-05-16 11:10:48来源:

新闻配图

作者王彭

去年表现中规中矩的原油类基金最近突然火了。

年初以来,受消费需求旺盛、原油减产、中东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强势走高。5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国际原油期货主力合约价格再次大涨,一举创下三年半新高。

水涨船高之下,多只原油类基金的净值一路飙升。其中,涨势最为凶猛的易方达原油基金在5月11日和5月14日连续涨停,4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36.3%。

原油类基金罕见飙升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5月15日,今年以来嘉实原油、国泰商品和南方原油的净值涨幅分别达到15.04%、14.47%、14.24%,高居QDII基金涨幅榜前三位。同期,投资于A股的普通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年内平均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0.48%。

受二级市场供需关系影响,场内基金的价格更能及时反应出原油主题的火爆程度。

易方达原油基金在5月9日至5月14日的4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36.3%,年内涨幅为45.78%。此外,嘉实原油LOF和南方原油LOF今年以来的涨幅也分别达到29.89%、16.42%。

有的投资者可能要问,在油价上涨的背景下,是否所有原油主题基金都能分享红利?

答案是也不尽然。

据小编了解,目前市场上的原油类主题基金主要分为两类,一类基金的投资标的则是跟踪原油价格的公募基金(包含ETF),其与国际原油价格走势的相关性更高,比如南方原油、嘉实原油和易方达原油基金。

另一类是投资石油行业相关股票的基金,由于投资标的是个股,会受到股市行情的影响,因此这类基金的短期表现和原油价格走势可能有一定差距。

以某股票型原油QDII基金为例,基金经理在一季报中表示,整个一季度,基金跟踪的标普石油天然气上游股票指数下跌,与油价产生比较大的背离。

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原油上游开采公司在去年四季度时发生较大亏损,而一季度油价上涨产生的正面效应可能要延迟到公司一季报甚至半年报中才能体现。

同时,一季度美股整体走势非常动荡,二月初出于对通胀担心而导致的美股抛售,三月底由于对中美贸易摩擦担忧而带来的美股重挫都导致了能源板块的大幅度下挫。

后市是否可以追高?

对于那些已经大幅上涨的原油类基金,后市是否可以继续追高呢?这就要取决于油价的未来走势了。据小编多方了解,目前机构对油价走势存在多空分歧。

乐观派:

易方达原油基金的基金经理范冰认为,从供给角度来看,拉美最大产油国委内瑞拉原油产量持续减少,OPEC也在继续推进减产行动。

从需求角度来看,一方面,全球经济正在整体回暖,无论是美、欧等发达国家还是新兴国家,一季度经济表现都不错,这是原油需求在基本面上的最大支撑;

另一方面,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中东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加剧了市场对主要产油国供应中断的担忧。未来预计油价上涨的趋势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华安标普全球石油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预计, 2018 年国际油价将继续呈现震荡回升态势。

首先,经过几年的调整,过去几年石油供给过剩的局面大大缓解。俄罗斯等非OPEC 产油国重申,将继续坚持减产协议至2018 年底。再者,部分OPEC 成员国的地缘政治风险上升,导致产量下降。这些因素均有利于恢复供需平衡,提振国际油价。

“我们相对要乐观一些,预计未来油价可能会在目前的水平上进行波动。” 南方原油基金经理黄亮表示。

在他看来,首先,随着油价的抬升,北美页岩油的产量将逐步释放,增加美国原油产量,对油价形成一定压制。第二,本次OPEC 的限产执行情况要好于以往,全球主要产油国出于平衡各自政府财政的需要,对于维持相对较高的油价水平有很大的诉求。第三,全球经济持续回暖,下游成品油需求仍然强劲,这将对原油价格形成有效支撑。

谨慎派:

财富派基金研究经理李懿哲则持相对谨慎观点,他表示,从长期看,原油价格依然取决于需求端,而后续伴随发达经济体复苏步入后期,全球复苏进程将不可避免的放缓。

据IMF预测,2018年全球大部分经济体经济增速将开始下降。此外,美元指数上涨具备高度不可持续性,主要在于税改背景下美国财政盈余/GDP仍将下行。综合来看,他认为原油类基金已不具备追涨的性价比。

延伸阅读

油价逼近80美元原油的黄金时代回来了?

陈其珏编辑林坚

原本以为已经利好出尽的油价竟然还在不断创新高!!!

至15日截稿时,布伦特原油大涨1.05%上破79美元/桶关口,WTI轻质原油价格则涨0.78%突破71.5美元/桶,两者再度刷新2014年11月以来的高位。

那么问题来了,距离80美元已一步之遥的国际油价会否顺势突破这一重要关口?而对国内原油、成品油市场乃至整个石化产业链来说,这又意味着什么?

国际油价会否继续上涨?

对于本周油价的连续攀升,业内曾给出以下几个解释:

由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引发的地缘政治紧张仍未消退;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报告称全球原油供应过剩已基本消除,同时上调需求增速预期;

海关数据显示中国4月原油进口量为3946万吨,同比增长14.7%,创同期历史新高;

但这些都不是核心动力!!!

尽管多数人将油价上涨解读为地缘政治等短期因素的影响,在东方证券分析师赵辰看来,本轮上涨背后更为核心的动力还是来自基本面改善。这也是他高度看好油价冲击80美元的逻辑基点。

据他判断,基本面的改善首先表现在库存作为先行指标于去年下半年以来持续下降,美国库存甚至跌破过三年低点,反映出全球供需确实在大幅好转。

“油价上涨的最大推手还在于基本面供需:一方面,供给端增量源泉——美国页岩油已接近极限,管线输运能力不足将严重制约扩张;另一方面,传统油田受资本开支不足影响,产量下滑不可避免,而伊核冲击也制约了OPEC产能释放。另从需求看,未来随着我国几大炼化项目的投产,原油需求将保持稳健增长,供需错配有望推动油价中枢不断上移,很难再回到过去两年50-60美元/桶的平台。”赵辰说。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末时,中国进口原油量(年均840万桶/日)已经超越美国(790万桶/日),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目前看,这一地位已牢不可破。

“十年来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在持续攀升,且近几年增速明显加快,月均原油进口量从2000万吨级别到3000万吨级别用了6年,而以目前的增速,未来突破4000万吨级别或只需4年。也就是说,明年很可能就将达成这一目标。”隆众资讯原油分析师李彦对上证报记者说。

他表示,2015年之后山东地区的原油加工量占比就出现了明显抬升,主要受国家向民营地方炼厂开放进口原油使用权的支撑。目前,山东地区的原油加工量已占全国的五分之一以上,获批的进口原油配额已达8379万吨/年,山东地炼无疑是最大的拉动力量。考虑到部分新获批炼厂还未大量操作,未来使用率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4月份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在历史月度排名中位列第二。相信随着中国经济及交通环境的不断升级,加之民营地炼对于进口原油的操作愈发娴熟,未来中国月度进口原油量再创新高只是时间问题。”李彦说。

不过,对油价会否继续上涨乃至突破80美元,业内仍众说纷纭:

中国石油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冯连勇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油价还会继续上涨,尤其是在中东地缘紧张的态势下,政局不稳定给油价上涨提供了土壤。相比之下,中国需求在推动本轮油价上涨的权重占比并不大。

“油价不一定能突破80美元。”金联创石油经济首席研究员钟健则告诉上证报记者,“在可预见的新闻事件中,并没有被主力持仓力量视为‘潜在焦点’的事件。相反,主力持仓者其实正在减仓。如果没有意料之外的突发事件,油价甚至可能迎来一波下跌。”

在他看来,近日美驻以大使馆迁址造成的巴以剧烈冲突并未造成石油市场的看涨心态,这与4月初美国导弹袭击叙利亚造成油价溢价近5美元的市场气氛显著不同。迹象表明,主力持仓者准备多头平仓获利,正在寻找能撬动油价进入下跌的焦点事件。

但他同时也表示,由于美国即将进入汽车自驾游季节,6月之后的原油、汽油库存减少变动也可能重新引发看涨预期。

油价上涨影响哪些行业?

油价上涨后,哪些行业和公司受到的影响最大?据记者统计,受影响较大的主要有以下这些:

石油公司,尤其是上下游一体化的综合性石油公司;

以原油为原料的炼化及聚酯产业链企业;

有成本优势的煤化工龙头公司;

中宇资讯分析师张永浩告诉记者,尽管国家并未对外公布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挂靠油种的细节,但通过数据检验,中国定价机制挂靠油种的综合价格水平要高于实际进口原油价格水平。

“因此,从狭义而言,原油价格越高,实际上对国内具有垄断地位的炼油企业越有好处,因为定价机制的存在将可顺利向下转嫁成本。而对一体化企业来说,国际油价上升也意味着上游勘探环节盈利能力的增强。”张永浩说。

那么对没有上游勘探环节的纯炼化企业来说,又如何判断其利润得失呢?

在财通化工研究员虞小波看来,炼化企业要实现高盈利需要以下几个条件:一是较低的油价。目前阶段60-80的油价区间下炼化企业能保持较好的盈利水平;二是GDP和油价没有剧烈波动。

“炼化企业是以原油为原料,生产成品油、芳烃、烯烃等化工品的企业。从成本端看,原油是炼化企业的主要成本;从销售端看,受油价和经济环境变化的影响,化工品需求会出现波动。以上两个因素共同影响炼化企业的利润。此外,成品油定价机制、炼油规模和化工品加工复杂程度也会影响炼化利润。”虞小波说。

(炼化企业利润与油价涨跌相关图)

近年来,为降低综合成本,获得全产业链利润,国内龙头企业已逐步向上游布局产业链一体化。其中,荣盛、桐昆、恒逸、恒力向上游PX延伸,新凤鸣则向PTA延伸。业内认为,一体化企业将获得完整的产业链利润,减少上下游之间的利润博弈影响,充分受益行业高景气。

不过,相对于炼化一体化企业而言,中国一些独立炼厂的抗风险能力就要弱很多,因为无法做到利用上游勘探环节缓解成本压力的同时利用产业链纵深优势进一步转嫁风险攫取利润。

张永浩表示,高油价将令正处于装置结构转型关键期的地炼企业面临更大的现金流压力。更重要的一点是,中国炼油行业并不具备充分竞争的市场化土壤,独立炼厂的原油获取及产品销售均在国家政策的定向调控之下,这使地炼企业的生存难度进一步增加。

最后,油价上涨还会长期利好国内有成本优势的煤化工龙头公司。业内预计2018年油价中枢将维持在70美元/桶以上。以此为参考,我国当前煤价下的煤化工产品具有较强的经济性,成本优势显著。

当然,高油价也并非有利无弊。

张永浩认为,油价过快攀升会导致中国获取原油的成本上升,这不仅是原油本身的价格问题,而且原油过境成本也将增加,这是中国的原油高对外依存度决定的。

事实上,世界主要产油国家在面对不同需求表现的石油需求区域会做出不同的价格调整来攫取最大利润。这从近期中东国家调整对亚欧美地区的原油售价案例即可见一斑。

海外消息显示,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近日上调6月份在美国和亚洲市场的原油销售价格,同时下调了欧洲市场的原油销售价格。沙特阿美将6月份在美国和亚洲市场的轻质原油官方价格分别上调0.7美元/桶和0.1美元/桶。同时沙特阿美公司将西北欧和地中海地区的轻质原油销售价格分别下调了1.25美元/桶和0.8美元/桶。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