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 正文

调查:POS机竟能"吞"商户的钱 数千名商户被坑2亿元

2018-04-14 09:22:09来源:

图片来源:花瓣美素

时间逼近6月,P2P合规备案、非银支付无证经营整治等重磅动作冲刺验收期。

近日,一起因二清POS机大面积不到账,二清机构跑路后,支付公司公告甩锅,而数千名商户,被坑2亿元,引发关注。

券商中国记者调查采访发现,在这一新闻事件里,游离在正规支付清算体系之外,钻空子形成的像盗梦空间一样层中层嵌套的复杂支付闭环,而在二清问题积弊已久的背景下,它必然不是孤例。

疾风骤雨,治乱祛疾。行业将迎大变局之际,除了关注那些将通过考验的新标准制定者,旧有失序平台、机构的有序退出,也不应忽视。

PS:二清是指有POS机的商户,再申请增机,卖给或租赁给商户用,商户的钱也将改由该POS机商户(也称一清的商户)再给商户做一次清算,这也就是说,一清机与二清机的主要区别在于,资金清算后是不是直接到商户的账户上,如果是二清机,相当于商户们的钱在别的公司上又转了一道手。

二清POS机大面积不到账:数千名商户,被坑2亿元?

近日,两百多名来自广东、福建、江西等地的商户,在位于上海漕河泾开发区的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总部、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等聚集,称要讨说法。

他们要讨说法的事情是,从2017年12月22号-24号开始,他们使用的POS机(多名商户称该机为诺付宝,已证实该机具为正被监管清理的二清机)大面积资金未到账的异常,差不多2000名商户,一起被坑的差不多上亿元。

记者通过现场和线下走访,联系上了其中两名维权的商户,来自江西做服装生意的胡先生,来自东莞做批发贸易的柯先生,由他们自己来讲述这件涉及范围甚广的事件。

在他们的讲述中,记者意在理清三个问题:

如此大额结算款,数个多月的多笔交易流水,是怎么不翼而飞的?

为什么会没有更早发现异常?

是POS机具的问题,还是第三方支付机构问题,不管是哪者,为什么还要用这个POS机?

以下为两位商户讲述的事件过程:

1 胡先生的讲述:

我们都是老商户了,用这款机器三、四年了,有的人是熟人介绍用了这款机器,像我2016年底开始装这个(诺付宝)POS机,一名业务人员来推销安装,直到2017年12月底,之前收单、结款都没有出现问题。

(记者:什么样的业务人员?)这个我们没注意,对方出示了机器的银联标志,我们觉得没问题,后来搬机子的时候,对方说‘这个就相当于一个银行,我随时想需要随时提就可以了’,(记者:有没有给独立后台系统?)之前是没有的,从2016年8月份开始吧好像,说需要走后台提款结算才给我们钱。

装机的时候给了一个一串数字码很长的网址,输入用户名就可以到账户里把钱取出来,我换了一次手机之后,就联系不上那个业务员,也不知道那个网址的具体进入方式。以前是有个后台网页,不过现在账号都被注销了。

这个POS机有T+0、T+1、T+5、T+7,好几种不同的结算类型,结算模式不同,费率不一样,通常T+时间越长,费率更低(注:即资金到账模式,按银联标准,应为T+1,费率一般为6%)。反正我们也没大懂这些支付的东西,就有的时候不着急取钱,就没发现这个问题。

2 柯先生的讲述:

商户柯先生出示的交易明细和资金往来银行流水单,称其有二十多万元未到账。

后来出事了,钱都没到账,我们一打听涉及的商户太多了,大家就加了一个群,前前后后跑了很多次,到上海,深圳找人投诉。QQ群里面以前有上千人,现在只有700多人了,全国各地的都有,被坑了十几万的上百万的都有。

每个商户在名字背后备注了所被拖欠的金额,记者看到,该QQ群上面有欠款几万的、十多万的,100多万~200万的也有十多人,在商户出示的一份联名检举信里,他们称此事涉及2000多名商户,金额达2亿多元。

从商户们的表述里,有一点至少可以确认的是:二清机构、支付机构带来的这场局,用了一些甜头和利益,比如手续费用低息率甚至零息率、规避监管的便利套现获利等,成功吸引了至少上千名商户趟险。

有一种说法,诺付宝背后的公司诺漫斯涉及到违规理财,除了诺付宝POS机上,商户选择T+7到账或者T+10半个月到账,商户不仅没有刷卡手续费而且还有返现分润的钱可以拿之外;还有一款诺超市线上商场,用户成为该平台商家后,投进去10万就可以放大20倍,每天返还1000元(也即放大后总额的万分之五,为了规避监管,多以礼品券的方式呈现),不过上述两名商户都对记者表示没用过,记者多方联系诺付宝及背后诺漫斯关联公司,试图证实该说法真假,均未果。

高额资金如何不翼而飞?作祟的二清链条

在陆续发现资金不到账后,商户开始紧张起来。

异常交易流水显示,受单机构主要为上海德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杉德电商黑龙江分公司、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银盛支付北京分公司。数个月来,商户M先生等人先后找了杉德支付上海和诺漫斯电子商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

商户M先生透露,诺漫斯一直不出面说明情况,讳莫如深,说他们也没有收到钱,钱在银联那里,之前还把别的公司业务的钱拿来填补我们的欠款,大概还了100多万,后来实在填不上,现在总部人已经跑了。差不多同一时期,维权商户发现诺漫斯的山西太原公司也早就大门紧锁,人去楼空。

这就是一个二清机构的支付链条崩了,资金断了跑路。熟悉内情的上海某家互金公司资深技术人员分析,一般资金清算是由银联、银行或者支付公司直接对商户的机子,钱直接到商户账户,而二清是指有POS机的商户(比如上文的诺斯曼这种),再申请增机,卖给或租赁给商户用,商户的钱也将改由该POS机商户(也称一清的商户)再给你做一次清算,这也就是说,一清机与二清机的主要区别在于,资金清算后是不是直接到你的账户上,如果是二清机,相当于商户们的钱在别的公司上又转了一道手,所以万一这家公司倒闭了呢,万一像诺斯曼这样跑路了呢,商户们的钱就没了。

一清资金清算途径图:消费者刷卡(款额) → 人行清算中心(清算分配) → 收款帐户(到帐)

二清资金清算途径图:消费者刷卡(款额) → 人行清算中心→ 第三方帐户→ 收款帐户(到帐)

有些所谓的电商分公司,就是二清机构的包装户,底层包装一下,美其名曰持牌支付公司的各地分公司,就被作为二清通道了。上述人士告诉记者,这就类似于支付里的OEM模式,之前有一些支付公司,特别是边缘化的一些中小公司,给点代理费就可以借用它的名义出来向其他商户推广了,但是这些二清机构不像实力雄厚的平台,拥有大资金池可以T+0到账,资金不充裕,就会出现资金到站延迟、甚至不到账的情况,这时候就属于诈骗了。

数名商户告诉记者,诺漫斯方面一直没有正面出来正式回应问题,商户M先生向记者出示他于去年12月底收到的一条诺漫斯的出款短信,上面称将另发通知给大家关于第二批的出款,不过,此后就了无音讯。今年3月5号,一份盖有诺漫斯电子商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红头公章的公告显示:诺漫斯要到2020年9月30日才能全部还清欠款......

内文称据公司现有的实际还款能力(公司在政策经营前提下),还款将分为三期进行:2018年3月31日归还比例10%的款项;2018年9月30日归还比例20%的款项;2019年9月30日归还比例30%的款项。剩余的款项将于2020年9月30日全部还清。

记者通过企查查的工商信息发现,这家现已踪迹难寻的诺漫斯,庞杂的关联公司布局里,勾画出一个涉及何李明、雷慕心、李宁、董艳蓉等多名股东高管的复杂股权结构图谱。

工商信息数家显示为支付相关业务范围的公司,诺漫斯支付有限公司(注册地为云南)、广西诺漫斯云端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两者法人代表均为何李明,该人旗下及任职高管的相关公司有33家;两家备注在工商信息上的官方网址都已经打不开,要么是没有找到站点;要么是如诺漫斯电子商务(深圳)股份有限公司这样,根本找不到网址,官网直接失联。

损失找谁理赔?杉德支付公告:你看,真的不关我事啊

诺漫斯跑路后,商户将维权的焦点锁定了在交易中提供了通道的支付公司杉德。

此前,商户自己,包括一些公开报道和分析,也将索责理赔指向杉德支付,依据的主要是《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要求收单机构(也即杉德支付)应对特约商户的真实性负责、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的《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自律规范》要求收单机构对损失承担先行赔付。不过,4月11日,杉德支付却出了一份官方公告,如果公告内容属实,那么,上述对杉德支付指诉的依据,或将完全不成立。

翻译一下杉德支付的公告,主要就一个意思:你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但是它的这个意思,以杉德支付关闭诺漫斯通道(也即该款POS机停用)为分割点,分了两个层面来讲:

首先,通道关闭前,杉德支付诺漫斯友好合作阶段:

诺漫斯向杉德支付申请POS终端时,将结算账户都锁定在了诺漫斯所掌握的银行卡账户(也即诺付宝)上,对购买该公司POS机的用户,通过T+7日后提现免手续、不体现账户内资金每天有万分之五的高额日利息等等,这是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了啊,2017年底,我们发现该公司有私自移机的情况(注意,这里没说它借杉德支付的名义哦,而是自己去发展其它POS机商户哦),然后12月28日,杉德支付关停了诺漫斯的通道。

杉德支付为什么在公告里这么说呢?上述资深技术人士解释,在此前,二清机构诺斯曼和杉德支付是外包商关系,那么使用诺斯曼的POS机的商户在刷卡时,就有可能使用了杉德支付的资金清算通道,这时候,杉德支付可能需按上述《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和支付清算协会自律规范承担责任;但是,现在,杉德支付指出了两个核心的点:

一是诺漫斯黑了商户们的交易资金,通过理财服务高息揽储等方式,把资金都留在了诺付宝里而并没有继续上传到杉德支付的通道里;

二是,诺漫斯说自己是在线O2O商户,意味着有多个固定账户,而那些诺漫斯推销的持POS机商户们,所持有的并不是他们个人真正账户的POS机,而是诺漫斯虚设的固定商户的收款账号,也就是说,那些持POS机的商户每天在刷卡交易,实际上在支付后台上,资金都流向了是诺漫斯的收款账号,所以交易结束后,资金到了诺漫斯的资金池里。这时,如果商户不提现,选择资金留存账户里,会以为是买了诺漫斯的理财产品;然而,这时,如果商户要提现,诺漫斯再进行人工或者系统打款给商户们,造成他们在使用杉德支付的假象。

然后,是通道关闭后,杉德支付甩锅诺漫斯阶段:

这时,杉德支付说的很明确,刷卡交易被关停了,所以一下子,数千名商户都发现POS机用不了了,然后诺漫斯自己资金链断裂,兑现不了投资人留存在诺漫斯账户内的资金。

而在整个支付过程中,资金实际上是一直停留在了诺漫斯的体系里打转的,和杉德并没有资金往来。而且由于诺漫斯申请支付通道时,说自己是在线O2O商户,这样操作在流水上根本看不出异常,所以杉德支付表示,兄弟你这样搞,我也查不出来的啊,该怪谁呢?

在公告最后,杉德支付还控诉诺漫斯还为了掩盖事实,向这些商户撒谎是第三方资金冻结了,还煽动他们闹事。

这份公告掀开了二清模式背后像盗梦空间一样层层嵌套的支付闭环,如果杉德支付的公告内容属实,那么按他的描述,他就主要是承担一个监管失察的责任了。上述资深技术人士告诉记者。

4月12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漕河泾开发的杉德支付总部,看到大楼安保人数达到5名。当记者提出希望能向相关负责人当面沟通、核实该公告内容,并了解异常收单中出现的杉德电商黑龙江分公司、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与该公司的主体责任关系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疑似主管将记者拦出,表示有采访致电该公司的客服。

公开资料显示,杉德支付早在2011年就获得了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获准开展支付业务,并于2016年首批续牌成功。不完全统计,去年,杉德支付关联公司曾因违法支付结算管理规定等收到4张罚单,罚金累计逾200万元。

截至目前,记者接触到的几位商户仍然讨款无望,除了部分商户继续在上海等地辗转维权之外,大部分商户已返回继续工作生活。券商中国记者将持续关注该事件的后续进展。

Tips:在这里需要提醒用户和商户的是,二清机资金安全也得不到保障,而且也存在诸多法律风险,应该注意甄别,使用正规机具。这里,券商中国记者整理了一清机和二清机的几种鉴别方法:

1、是否获得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提供的独立后台或者手机系统。很明显,如果连账户明细的独立后台都没有,必然存疑。这次不少维权商户在出事后才发现,诺漫斯的诺付宝POS机,就没有一个独立后台。

2、查询核实支付公司信息及所持机具。商户拿到机具后可以第一时间拨打支付公司客服核实,或者通过一些第三方查询软件,如支付查APP或官网(zhifucha.cn),登陆查询POS机的机器码、机构名称、结算账户,并核实与自己所提交的申请资料是否一致。

3、核对到账时间。银联标准到账模式为T+1,而商户反映的诺付宝POS机有T+0、T+1、T+5、T+7,几种不同的结算类型费率不同,结算时间越长,费率越低,不少商户就是为了贪图低费率甚至零费率,选择T+5、甚至T+7的到账模式,结果二清公司未结算欠款、携款跑路。

4、核对收银小票上的商户名。每次刷卡交易之后打印出来的收银小票,如果商户是对公账户,则小票上的商户名为商户官方名称;如果是对私账户,则小票商户名处一般显示为个体户XXXX。而且,这次数名维权商户还向记者反映,他们发现小票中商户代码存在跳码现象,小票商户码与银联后台流水显示的商户码不一致,存在套用其它类型支付业务通道的嫌疑。这些日常使用POS机异常,都值得商户注意和重视。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