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信托 > 正文

肖亚庆:国企海外并购不一定要100%控股

2018-04-12 11:48:40来源:

本报记者和佳翟少辉博鳌、上海报道

导读

肖亚庆表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以及在经济中起到的作用是国企改革的核心。他指出,国企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所缴税收和负担远高于其他的所有制企业;国企的成长和国家经济发展密不可分,但关键还是要看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在发展当中是否遵循了市场规则。

4月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国企改革:市场融合,开放发展”分论坛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表示,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开启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中国企业和全球经济融合的新阶段。对于国有企业(下称国企),这既是机遇和动力,也意味着挑战,竞争会带来新的市场机遇。

在多位参与讨论的嘉宾看来,在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中提升核心竞争力是国企改革的关键所在。

竞争力是国企改革的核心

肖亚庆表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以及在经济中起到的作用是国企改革的核心。

他指出,国企承担了大量的社会责任,所缴税收和负担远高于其他的所有制企业;国企的成长和国家经济发展密不可分,但关键还是要看企业的核心竞争能力,在发展当中是否遵循了市场规则。

在他看来,国企的竞争力首先源自合作能力,此外,产品研发、服务提供能力,以及使得它们能够把资源效率发挥到最好的严密的管理和组织体系,这些也是国企竞争力的体现。

国企怎样才能在市场竞争中取得较好效益?肖亚庆指出,答案一定在于其自身竞争力,例如,在“一带一路”走出去的项目上,中国国企也均是按照国际规则和大家一起公平竞争。

欧洲智囊团荣誉主席、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拉米认为,发展过程中的资本化很多时候有着短期贪婪的投机行为:不关注长期发展、社会平等、环境恶化等问题。但一些公有企业则可以考虑长远,并投资于基础设施、交通等重要领域。然而,他表示担心:中国国企似乎有点“太大了”。

对此,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主席Hans-PaulBurkner认为,国企的“大小”是一个不值得纠缠的问题,应该把更多的精力用于如何让这些企业变得更有竞争力。

他指出,中国将会有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竞争可以促进发展,而不是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此外,看待竞争也不应仅注意到中国市场,而是应从全球市场角度对企业进行分析。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也表示,国企在国内经济中的占比不是关键问题,提升公平的竞争环境才是关键,企业核心竞争力则尤为重要。

国企海外并购不一定要100%控股

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本次博鳌论坛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宣布中国将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在制造业方面,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已经具备开放基础,下一步要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

肖亚庆表示,上述对外开放举措让国有企业很受鼓舞,也吹响了中国企业和全球企业融合的号角。

他进一步解释称,中国的国有企业既要拥抱外资企业进入,也要积极“走出去”,在并购的过程中不一定坚持要100%控股,而是要按照新的时代变化,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谋求共同发展与进步。

同时,招商局集团董事长李建红也指出,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外企,不能只在一个国家地区分析,最终要考虑其在国际竞争中的“大”和“小”,此外,市场化机制对于国企、民企都有着同样的标准。

据肖亚庆介绍,2017年中国国企销售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占全国经济比重远低于其他所有制企业;在海外的经营收入则只有4.7万亿元,占中企海外营收的比例不足15%。“国有资本要进一步做强、做优、做大,但是过程中一定是以市场规则、市场为主体。”他表示。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期间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企改革在接下来的第一步就是需要分类。“有些经营性的,国家就会逐步减持。”他说道,“一些具有战略意义、对国计民生有重大影响的,则会进一步改革。”

他认为,这其中的难点即在于如何“放权”。“如何国家管资本,而不是管经营,如何建立现代企业治理体制,这些说起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却比较困难。”他表示,“对国企不能事事都管,必须管大事,这个还需要摸索。”在他看来,目前地方国企,如广东的格力、广汽,以及山东的海尔,在此方面已有较为成功的尝试。

李稻葵:中国制造业已准备好应对更大开放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Twitter上对习近平主席博鳌论坛上有关“关税和汽车壁垒的善意言辞”表示赞赏。“我们将一道取得巨大进展!”他写道。

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宣布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与当前中美经贸冲突无关。“此次中方出台这些举措正是落实十九大报告和政府工作报告的重要步骤,是中国根据自己的需要,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自主开放的重大行动。”他说。

李稻葵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中国的扩大开放新举措对中美经贸关系的走向是利好,但绝不能将这件事理解为美国“一施压”就奏效。

“习主席昨天的发言的重点,我个人认为是前半部分那几句话:改革开放40年的最重要的经验是什么?按照世界发展的潮流去发展,这是关键。世界发展的潮流是和平与发展、开放与融通,这是大逻辑,是他传递的重要信息。绝不能让美国人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因为我施压你们就让步了,那我下次再施压。这种动态博弈是错误的,我们不吃这一套。”李稻葵对本报记者说。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中国入世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中美应回到多边框架之下,按照多边贸易规则体系进行谈判,则有望找到一条出路。若是搞单边主义,离开了多边框架甚至将多边规则丢在一边的话,就会很困难。

在博鳌论坛上,两项关于汽车行业的举措备受关注:中国将尽快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同时今年将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

“25%的汽车关税是差不多二十年前提出来的,应该说现在(降低的条件)已经成熟了,降低进口汽车的关税,我们的汽车产业,包括合资企业都已经准备好了。至于能降到多少很难讲。”龙永图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面对外资股比放宽,中国制造业领域准备好了么?对此,李稻葵“坚定地”认为准备好了。他进一步指出,并非每个企业都准备好了,而是作为一个产业已经准备好了。每个产业里都有一些好企业能够经得起国际竞争者带来的更激烈的竞争,而实力较差的企业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我个人判断,汽车进口关税降到10%左右问题不大。国产车现在比国外的车便宜得多,尤其是SUV,而且还供不应求。”在他看来,好的国产汽车在性价比方面较进口汽车有着明显优势,这不是对进口汽车降低10%到15%的关税可以抹平的。“我不认为这会颠覆我们汽车行业发展的格局。”李稻葵说。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