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债券 > 正文

浙商资本“走出去”香港谋略: 浙商在港投资企业逾1700家

2018-04-12 11:48:42来源:

本报记者包慧杭州香港报道

浙江与香港,一个是内地沿海经济强省,一个是全球金融中心和自由贸易港,经济交流频繁,在港的浙籍富豪崛起也“有史为证”。

比如香港第一代浙江商人如董浩云、邵逸夫、包玉刚及李达山等老一辈的浙商,很早已参与香港发展。香港也已经成为浙江吸引外资的第一大来源地,浙江对境外投资的第一大目的地,也是浙江第一大服务贸易合作伙伴。

据香港浙商协会和香港官方的统计,截至2017年底,香港企业于浙江省的投资项目超过2.45万个,实际利用外资超过1000亿美元。在港的浙江籍人士已超过30万人,浙江在香港投资设立的企业超过1700家,其中有50余家企业已在港上市。

一名浙商的香港体验

“80后”王刚(化名)是浙江企业外派到香港的人员之一,也是在港的逾30万浙江籍人士中的一位典型的代表。

王刚是浙江人,家在杭州,他每个月都会飞回杭州探亲。这几年在香港工作下来,文化(规则)差异是他遇到的最大挑战。

比如公司某个工程招标,他们通过同业推荐找了三家有经验的公司。但那家方案最符合他们需求的公司却在应标要求时间的最后一周放弃了,原因是经过多次讨论和评估,该公司认为无法保证在要求时间内完成,因此选择放弃。

“这个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事情,经验主义让我以为三家公司都一定会参与招标,根本想不到还会有公司在最后关头会主动退出,因此没有安排多几家公司参与招标,令工作陷入尴尬。”王刚坦承,这是他第一次在工作中因为忽略文化差异而陷入尴尬。

两年多工作下来,生活和工作中的细节都让他无时无刻不体会到“契约”或者说规则在香港的威力。香港是凡事有规则,做事也必须守规矩,看起来呆板,好处是安全。

周末他经常去离家不远的湾仔街市,相当于内地的农贸市场。它位于几幢居民楼之间,看似杂乱,全天24小时没有叫卖、汽车喇叭等喧嚷的声音。各种商品摆放井然有序,看不到油渍和菜叶之类的垃圾。全港的整洁有序背后是严厉的处罚措施,在香港的许多公共场所、公交车上等都贴有“请勿吸烟,违者罚款5000元”、“乱扔烟头罚款1500元”、“随地吐痰罚款1500元”标识。

久居香港的的士司机告诉他,香港违法处罚严厉,无人情可讲。大多数香港人都知道,“抢一条项链和偷一万两黄金”没有什么区别。

内资金融机构在港的困境与挑战

在香港的浙江法人金融机构已经有了期货(永安期货)和证券(财通证券),4月10日浙商银行香港分行的开业则填补了银行的空缺。

一浙江企业的负责人于2016年被杭州派到香港,根据他的体验,在香港贸易项下融资是下款最快的融资方式。香港银行业的贷款年化成本在3%左右,但近期一个月的融资成本已经涨到接近1.9%,因为美元加息,HIBER涨也推动了香港融资成本走高。

香港是全球银行机构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数据显示,香港市场上中资背景的银行分支机构的市场占有份额在2017年达到42%。浙商银行是第六家在港获得银行经营牌照的股份制行。

相比其他的150多家在港银行,浙商银行将如何获得市场份额?

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方面,浙商银行立足浙江,面向全国。我们对内地优质贸易企业、‘走出去’企业及其上下游和完整供应链有很深的了解,将在香港细分市场寻找客户群,提供更符合企业需求的跨境金融服务。另一方面,香港分行将加快科技等基础设施建设,不断提升利用科技手段和互联网技术做好业务的能力,将本行在内地市场上利用金融科技(FinTech)打造特色服务的做法,与香港金融科技的整体发展趋势相契合,重构分行产品、服务和管理体系。”

浙商银行香港分行行长陈铁军表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深入,以及银行海外人民币资产规模的扩大,海外人民币市场的波动性、流动性等问题值得关注。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商业银行如何管理好风险,最终实现风险与收益的动态平衡,也是浙商银行香港分行未来需要面对的课题。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