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结售汇逆差大幅下降67% 跨境资金流趋平衡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基金 > 正文

2017年结售汇逆差大幅下降67% 跨境资金流趋平衡

2018-01-19 10:43:54来源:

对于人民币这一年的上涨,到底是因为市场供求转变而走出了独立行情,还是主要受到美元下跌影响,市场态度则有所分歧。

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外管局”)1月1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银行结售汇逆差为1116亿美元,相比2016年大幅度下降67%。另外,银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也同比下降59%,缩窄至1245亿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虽然银行结售汇是影响我国外汇供求的主因,但不是全部内容,如果综合考虑即期、远期结售汇以及期权等影响因素,2017年2月以来,我国外汇供求就开始处于基本平衡状态。”

更值得关注的是,从2017年全年的结售汇状况变化趋势来看,中国外汇市场供求一直在逐步趋于平衡。外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前两个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分别为409亿和530亿美元,三季度逆差收窄至190亿美元,四季度转为顺差12亿美元。

从结构上看,导致2017年结售汇逆差大幅度缩小的直接原因,是银行结汇的上升。

2017年,银行累计结汇16441亿美元,比2016年大幅度上升2058亿美元,但售出的外汇则大致相同,都为17000多亿美元。这表明市场的购汇需求总体稳定,但结汇需求则在上升,即个人和企业持有外汇意愿减弱,年初人民币单边贬值的市场预期已荡然无存。

跨境资金流转折年

2017年可谓是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从净流出走向基本平衡的转折之年。

从外汇储备来看,2017年外汇储备回升1294亿美元,结束了连续两年的下降趋势。从资本流向来看,非储备金融账户由逆转顺,2017年前三季度实现顺差1127亿美元,而2016年这个数据是逆差4170亿美元,跨境资本由净流出转为净流入。从市场交易主体来看,结汇率较2016年上升3个百分点至63%,企业、个人都是更多地根据自己的实际需求安排跨境收支和结售汇。

而促使中国跨境资金趋向基本平衡,则是2017年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与持续回升。2017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不仅没有像年初多家金融机构预计的“破7”,反而一路高歌至今年1月17日的6.4335,创下2015年12月10日以来新高。

“2017年人民币走势超市场预期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市场没有预计到2017年美元指数那么弱,从去年初最高的103.8跌到今年初最低90.125;二是没有预料到中国的资本管理政策那么有效。”Vanguard集团投资策略及研究部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王黔表示,“中国监管政策十分灵活,如在人民币贬值情况下避免‘羊群效应’引入逆周期因子,在人民币汇率上升时期则让各报价行自行设定逆周期系数,使之与市场真实供求对应。”

但是,对于人民币这一年的上涨,到底是因为市场供求转变而走出了独立行情,还是主要受到美元下跌影响,市场态度则有所分歧。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会受到美国经济影响,但并不是说美元指数强多少人民币就一定弱多少。”某股份行外汇交易员表示,“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在供求关系的影响下,人民币已走出一波独立行情,如10月在美元指数上升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也上升。未来人民币汇率将更多受到供求关系影响。”

另一位香港地区的外汇交易员则认为,美元本身的下跌和监管部门的管理政策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起到较强的支撑作用。

“固定资产投资仍然不高、企业对外直接投资需求还没有完全释放,加上全球主要市场货币政策都在从宽松向正常调整,国内外支撑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6.5的经济基础并不强,预计2018年会在双向波动中随着美元的强弱而变化。”该交易员表示。

亨达集团创办人邓予立表示,人民币现已成为欧洲央行、德国央行等多国储备货币,而储备货币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汇率稳定,这也是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认可。“因此,2018年人民币汇率仍然将是小幅的双向波动,预计将在6.35-6.85之间。”

树立“风险中性”意识

2017年的人民币汇率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行情,对有涉外业务的企业带来了影响。目前已有不少上市公司发布的业绩快报表示,2017年人民币汇率变动给公司带来了汇兑损失。如百隆东方公告称,因人民币升值,初步预计公司及下属子公司2017年将形成汇兑损失约1.5亿元人民币。

也有一位从事纺织品外贸的企业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2016年,因为人民币贬值引发的利润减少,所以2017年初在听取了多位专家意见后,选择利用远期外汇交易来进行汇率避险,但结果同样不尽如人意。“2017年3月份和银行签订了合约,约定三个月后以7左右的价格购买美元,但当时即期汇率却是6.78,我们损失惨重。”

但王春英认为,这实质上是企业对套期保值认识不到位,中国企业的汇率“风险中性”意识还需加强。“套期保值实际上是花一定成本来锁定风险。而一些企业不愿意支付这个费用做套期保值,或者把套期保值当做赚钱工具。这些容易引发外汇供求矛盾,及人民币汇率、利率调整等风险,造成市场恐慌或者踩踏,也会损害企业自身。”

“未来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将进一步完善,但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需要考虑市场,但是市场风险承受能力往往和市场的风险意识和管理水平有关系。如果企业不改变对人民币汇率固定的思维,仍是不保值或者赌单边,那么即使面对正常的汇率波动也可能不适应,进而产生非理性的恐慌行为,这样反过来就会束缚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王春英表示,“2018年,我们会在引导企业树立‘风险中性’意识的同时,通过推动外汇市场的进一步改革,来更好地满足市场主体避险需求。”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