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新兴经济体仍是最具潜力的投资目的地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债券 > 正文

社科院:新兴经济体仍是最具潜力的投资目的地

2018-01-16 11:01:27来源:

[在评级中,新加坡、英国等25国的相对排名比2017年有所下降,其中柬埔寨和蒙古的风险评级排名下降了10位以上,意味着中国企业到这些国家的投资风险更高了。]

风险评级报告显示,我国对外投资活动日益频繁,且出现了独特的国别特征,其中,新兴经济体仍然是中国海外投资最具潜力的目的地。

1月1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发布的《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2018)》显示,柬埔寨、蒙古、伊朗和南非的投资风险增长较快,需要警惕。在评级选取的57个国家中,委内瑞拉、伊拉克和安哥拉排名末三位,是投资风险最高的国家。

该评级还发现,泰国、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评级排名显著上升,风险降低,投资环境向好。

评级覆盖了57个国家,其中包括德国、美国等16个发达经济体,阿联酋、俄罗斯等41个新兴经济体。总体结果显示,发达国家评级结果普遍高于新兴经济体,投资风险较低,在排名前15位的国家中,除了排名第13位的阿联酋,其余都是发达经济体。

新加坡、英国等多国投资风险上升

在评级中,新加坡、英国等25国的相对排名比2017年有所下降,其中柬埔寨和蒙古的风险评级排名下降了10位以上,意味着中国企业到这些国家的投资风险更高了。

柬埔寨的国家风险评级排名比2017年下降了13位,评级报告认为,柬埔寨的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出现较大的恶化,柬埔寨政府加强了对资本和劳动力的管制。同时,柬埔寨的政治风险逐步凸显,内部政治争端激化。2017年,柬埔寨最大反对党救国党拒绝接受柬最高法院对其的解散裁决,这一争端的发酵将增加投资柬埔寨的不确定性。

蒙古一年来的风险排名下降了10位,评级从BBB下降到BB。评级报告认为,蒙古的各项指标均有所恶化,其中对华关系、政治风险和社会弹性下降明显。中蒙双边投资流量减少,投资依存度大幅下降。

同样风险陡升、排名下降的还有伊朗。评级发现,尽管伊朗的经济基础和偿债能力仍相对稳定,但其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对华关系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中东乱局也会对伊朗的投资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非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南非的投资风险也在上升。过去一年,其投资风险排名下降了7位。评级认为,南非的经济基础、社会弹性和政治风险在2017年度均有所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南非经济存在脆弱性,极易受到外界冲击和融资不足影响,且通过财政和货币工具推动经济的政策空间很小,2018年难以改善。

新兴经济体最具投资潜力

据了解,这是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体系建成后第五次发布国家风险评级结果。该评级从中国企业和主权财富的海外投资视角出发,构建了经济基础、偿债能力、社会弹性、政治风险和对华关系五大指标、41个子指标,量化评估了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所面临的战争风险、国有化风险、政党更迭风险、缺乏政府间协议保障风险、金融风险以及东道国安全审查等主要风险。

该评级报告指出,我国对外投资活动日益频繁,且出现了独特的国别特征。比如,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和直接投资并举,在发达市场上以国债投资和直接投资为主,在新兴市场上以直接投资为主。

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投资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王碧珺说,相比传统评级机构的方法,中国海外投资国家风险评级体系专门纳入了对华关系的指标。

在当今国际局势不断变化的环境下,中国国家力量上升,不同国家与中国外交关系的远近,甚至民间交往的深度和广度,都会对以中国为主体的投资行为有所影响。

以发达经济体为例,尽管其经济基础好,政治风险较低,社会弹性较高,偿债能力较强,整体投资风险明显低于新兴经济体。但发达经济体的对华关系得分进一步下降,一方面因为中国和发达经济体的双边贸易和投资的依存度在下降,另一方面因为发达经济体对中国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的投资仍怀有警惕,担心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会威胁东道国的国家安全。

评级认为,整体来看,全球贸易放缓和投资下滑的趋势不容乐观。

对于新兴经济体,评级发现,其经济基础和政治风险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仍非常明显,政治局势的不确定性可能会影响经济复苏进程,进而影响直接投资环境。

不过,王碧珺强调,未来新兴经济体仍然是中国海外投资最具潜力的目的地,存在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